第1章,太傅大人

古代言情字数:3491更新时间:2021-04-08

  “报!金陵城城门之上高挂免战牌!”

  一个侍卫跑进来,对坐在主位上一身银色盔甲的男人开口。

  男人约莫二十五六上下,一双锐利的眸子打量着手中的地图,已经一个多月了这金陵城居然久攻不下,只要攻下了这金陵城,便彻底的征服东晋王朝了。

  “王爷!金陵使者求见!”一个侍卫通报,男人挥挥手,一个小丫鬟便走了进来。

  也不多说,直接将手中的一封信交给了男人。

  郎朗开口:“我家主子说了,她看上王爷了,只要王爷愿意当压寨夫君便将金陵城拱手相让。”

  华安王听得这话皱了皱眉头,死守金陵城的居然是一女子。

  “荒谬!这金陵城已然是我们掌中之物,居然还这般嚣张气焰!”说罢那副将已经抽出了佩剑,但这小丫鬟却没有丝毫惧怕。

  见男人不开口,继续道:“倘若王爷不愿意那我家主子便退一步,只要王爷答应不为难金陵城将士、百姓,那便进城去吧。”

  华安王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却在看清楚了信上内容之后脸色一变,随即答应了这小丫鬟的一切要求,自此金陵城彻底归南晋所有。

  ……

  苏南云,乃一女子,师承无相子,三岁吟诗作对,五岁精通书画,十岁便能以一人之身姿谈论天下大事,十二岁那年更是破解千古悬案,十五岁那年被重臣举荐成了东晋太子少傅。

  东晋帝赵楚义年老之际,沉迷长生不老之术,听信术士之言采阴补阳炼丹长生。

  朝野怨声载道,百姓民不聊生,丞相赵仁义听闻南晋准备起兵攻打东晋之事,率先投奔,成了南晋功臣。

  南晋帝宋战天有意聘请太子少傅,听闻苏南云乃无相子关门弟子,才能出众颇具才艺,城破那日死守前朝金陵城,有胆有识,心中敬佩,便起了招揽之意。

  臧月二月二,龙抬头是个好日子。城中挤满了人,都为一睹这传奇才女之风采。

  百姓们从心底里尊敬这位千古奇女,因为此女凭借一己之力阻挡南晋淮南王于金陵城整整一月余十天。

  处处更是张灯结彩,怕是比年会时候还要热闹几分。

  众多的御林军绵延数里,声势浩大的仪仗队更是从城外排到了城内。

  百姓自主组织的舞狮队,杂耍被御林军赶到了一处。

  道路两旁围满了人群,御林军们伸出长矛来连接起来,阻挡着热情的百姓,深怕惊到了这轿子中的“贵人”。

  好几个文武大臣就在那宫门口等待着,几人的官职也代表着皇帝对于迎接这苏南云的重视。

  “这就是那女太傅吗?”

  人群之中传来一阵声响,听着声调反倒是外乡人。

  自那日苏南云派人与华安王谈判之后,便成了一桩传奇事情,经过百姓的渲染之后,这苏南云已是成为了如同仙人一般的人物。

  如此便有了九天玄女落凡尘,拯救百姓于危难的说辞。

  “是是是!今日我一定要看看这女太傅到底长什么模样?”

  那轿子一步步的走着,八个壮汉抬着,丝毫没有吃重的感觉,不仅感慨这女子毕竟是女子,果真是一点儿分量都没有。

  敲锣打鼓声绵延数十里,沿途百姓纷纷瞩目观看。

  只可惜那神女被藏匿在轿子之中,丝毫没有露出半点儿模样来,叫人不禁有些感慨。

  为了一睹这奇女子的风采,反倒是有着无数的百姓跟随着这绵延的仪仗队直接去了那宫门口。

  赵仁义见着那轿子来了,阴晴不定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笑意来。

  踏着一双木屐,穿着代表丞相身份的华贵长袍,戴着一红色帽子,两边垂下些许发带。

  轿子停下,赵仁义也不着急,反倒是身边的一些官员走了过去。

  要知道这里面可是皇上都尊敬三分的大人物啊,这次能够跟随前来可谓是个机会,倘若能够与这太傅聊上几句,日后岂不能够平步青云?

  几个官员来到轿子面前。

  见着里面的人没有丝毫要下轿的意思,误以为是这太傅准备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一个个更是耐住了性子。

  反倒是其中一个开口了:“太傅大人!到了!”

  一句话之后里面却还没有丝毫动静。

  那官员继续唤了一声:“太傅大人!已经到宫门口了。”

  许是被这样的情景弄得有些尴尬,那官员更是紧张无比,直接红了脸色。

  这小伎俩,也在本丞相面前班门弄斧。

  赵仁义直接朝着轿子走了过去,也不多说冲着那轿子就开口了:“苏太傅!皇上派本丞相亲自迎接,莫非就这般不给面子,有损皇上颜面?”

  赵仁义本就看不惯这苏南云的行事作风,此刻逮住机会了更是不会放过了。

  却是没料想被这赵仁义这般呵斥之后,轿子里面还是没有丝毫动静。

  赵仁义本是想当着众人的面儿给她一个难堪,却是不曾想反倒是自己难堪起来了。

  想到这里越发气愤了,提高了嗓门大声呵斥起来:“苏南云!虽说你之前立下奇功,但这太傅一职却也是皇上看重才会交给你的,但现在看来……啧啧啧,只怕你也不懂得如何行事。怕也是教导不了太子殿下了。”

  之前那宋战天提出要让苏南云来教导太子之时这赵仁义便万分否认。

  东晋时候自己便在这苏南云手上栽了跟头,此刻怎么可能让她继续阻挡自己的官路?

  赵仁义自然是反对,却是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让这苏南云回来了。

  一番训斥,却不曾想那轿子中的人还是淡定的好,任凭这赵仁义如何大骂,说不出来就不出来。

  望着这纹丝不动的轿子,赵仁义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苏南云!你不要太过分了!本相可是这南晋的丞相。”

  围观的百姓逐渐增多,赵仁义下不了台阶,脸色越来越难看。

  就在这时候,只听得后面传来一阵“恩昂,恩昂”的声音。

  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回头一看便见着一个身着淡紫色服装的女子,发髻之上插着一根白玉簪子,发髻两侧的的蝴蝶簪子垂下,随着这女子坐在毛驴身上的颠簸,那蝴蝶也跟着一摇一晃,似乎是在翩翩起舞一般。

  见着这女子越走越近,赵仁义脸色大变,感情方才自己是对着一个空轿子大骂?

  那些不知道这女子是何人的百姓,见着她径直朝着那轿子的位置走过去,纷纷在心中感慨这女子当真是不要命了。

  这轿子里坐着的可是皇上都礼让三分的奇女子。

  苏南云也不着急,仍旧是晃晃悠悠的到了这赵仁义面前。

  “赵丞相,久等了。”

  一副俏皮模样,却装模作样的行礼。

  赵仁义自认抓住了苏南云的把柄:“苏太傅!皇上皇恩浩荡,许你隆重仪式,你却不知感恩,甚至还骑着个毛驴来奚落皇上,你该当何罪?”

  一番话可谓说的是理直气壮,存了心思想要这苏南云被惩。

  却是不曾想听到这话的苏南云却极为淡定,呲溜一下就从毛驴之上滑落下来,朝着宫门口的方向走了几步拱拱手:“我不过一区区女子,无功无德怎受的了皇上如此对待?受不得受不得。”

  一边说着一边还摇头晃脑起来,直将赵仁义刺激的牙痒痒。

  旁人巴不得有这样的仪仗出行,八抬大轿,这女人倒好得了便宜还卖乖。

  在苏南云看来,自己已经够给那皇帝老儿面子了。

  大摆仪式,豪华出行,已经很给这老皇帝面子了成不?

  至于这出行方式,自然是要遵循本心喽。

  我说不来,你非让我来,来就来了,要是我啥都听你的,那我不是很没面子?

  所以这苏南云也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一切。

  赵仁义和这苏南云你一言我一句,身后的官员以及百姓全然变成了路人。

  众人可谓是大跌眼镜,原本以为这女子很是厉害,英气逼人飒爽身姿。

  但、眼前这个二八年纪的豆蔻女子却让他们一阵唏嘘。

  传言、不可信、不可信啊……

  赵仁义阴阳怪气的开口:“既是如此,那便请少傅大人骑着这小毛驴跟随本相入宫吧。”

  官员们瞅瞅这苏南云,再瞅瞅那赵仁义,自然这后者不是好惹的。

  于是乎,方才还想着能够和这太傅大人勾搭上的官员们,此刻无疑都站在了这赵仁义身边来,瞅着赵仁义大步往前迈,也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跟上。

  百闻不如一见啊,这太傅大人居然是一个小姑娘,这副模样怕是皇上见了也会惊掉下巴了。

  苏南云朝着赵仁义瞟了一眼,果真就骑着自己的那小毛驴晃晃悠悠的入了宫。

  “物是人非事事休啊。”

  赵仁义脸色大变,知晓这苏南云言语之中的讽刺之意,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终拂袖离开。

  苏南云骑在小毛驴身上,时不时甩一甩手里的小皮鞭,小毛驴时不时的“恩昂”叫上两声,叫声在这寂静的皇宫之中,显得格外突兀,空旷处传来这声音更是让人不由纷纷侧目。

  太监宫女们一回头,便见着了这骑着毛驴的苏南云。

  “这人是谁啊?”

  要说这宫中盛宠的妃嫔也不少,敢这样骑着毛驴在皇宫中晃悠的他们还当真是第一次见。

  赵仁义看到这一幕,勾起嘴角朗声开口:“看什么看?这可是皇上请回来教导太子殿下的太傅大人,太傅大人兴趣如此,你们习惯习惯就好。”

  笑的温润,且无公害。

  宫人们听了,忙收回了眼神,这少傅大人居然是一个不足双十年纪的小姑娘?果真是可笑。

  虽是如此,却还是上前给这坐在毛驴之上的苏南云行礼,眼神之中却多少带上了一丝蔑视。

  猝不及防的一幕让苏南云哭笑不得。

  赵仁义很是满意,朝着前方摊摊手:“太傅大人!请吧!”

  苏南云也不与他客气,头一仰可不就直接走了起来。

  这东晋皇宫自己可是陪着前太子钻过不少狗洞,掏过不少鸟窝,再偏僻的地方自己可也是去过的。

  这赵仁义想要拐着弯儿的让自己迷路,可没那么容易。

  “恩昂——恩昂——”晃晃悠悠带着小毛驴便来了御书房。

  宋战天抬起头来皱皱眉头,郭桑立刻出去查探。

  没一会儿便回来了:“皇上!是太傅大人骑着小毛驴来了……”

  宋战天听到这话,略微皱眉:“先将太傅安置在泰安殿,好生照顾,明日早朝便让太傅一同前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