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甩了,还挺高兴?

现代言情字数:2217更新时间:2021-04-07

  海城,皇家酒店VIP宴会厅,一场盛大的订婚宴正在进行中。

  “请准新郎、准新娘为大家跳开场舞!”

  司仪激昂宣布后,准新郎顾天琪“噗嗤”笑了。

  “开场舞?你觉得这丑八怪会跳?”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准新娘苏玖瑶的身上。

  姑娘戴着面纱,静静站在前方舞台上,俨然沦为全场笑话。

  有人小声议论起来,说这位苏家的三小姐,小时候遭遇火灾被毁了容,之后就住进了山里的明禅寺,连大学都没念过。

  而顾家二少爷样貌英俊,又是上流社会的佼佼者,怎么可能不嫌弃她?

  但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千金,被当众羞辱,估计已经快哭了吧?

  关键是,这么一闹,两家该怎么收场?

  顾天琪的父亲,顾长海,愤怒地一拍桌:“混账!你再说一遍试试。”

  就算苏小姐外貌有瑕疵,可儿子这样当众羞辱人家,外人岂不是要笑话顾家没家教?想着这些,顾长海只觉得脸都让儿子丢光了。

  “爸,我明说吧,我顾天琪这辈子就算打光棍,也绝不和这村姑订婚!”

  平日里,他不敢忤逆父亲,但此时借酒壮胆,说完这番话后,便扯下领带,狠狠摔在地上,迈着长腿离开了宴会厅。

  苏玖瑶这才撩了下眼皮,望着那人离去的背影,睫毛激动地颤了颤。

  如此甚好,甚好啊!

  本想宴会结束后,就和顾天琪谈一谈,即使将来结婚了,两人也互不干涉生活,他继续浪荡,自己也会回明禅寺去。

  眼下婚都订不成,也就省的谈了。

  这么想着,笑意不由地眼角泄露出来。

  这一幕正落在顾家大少爷,顾寒夜的眼中。

  他坐在宴会厅安静的一角,距离舞台不远,原本正慵懒地喝着香槟,斜睨着台上的闹剧,却无意瞥见了她的笑意。

  啧,被甩了,她还挺高兴?

  然而下一刻,他就看到苏玖瑶的母亲走到台上,把苏玖瑶拽到了一边,冷着脸说了些什么。

  只见姑娘明亮的眼眸瞬间暗了下去,红着眼眶点了点头。

  苏母似乎是在责备女儿搞砸了订婚宴?

  但订婚失败,是顾天琪犯浑,怎么能怪她呢?

  看着姑娘那委屈可怜的模样,让顾寒夜不禁联想到了小流浪猫,被人踢来踢去,却夹着尾巴不敢叫出声。

  就像他在外流浪的那两年。

  “我来吧,”顾寒夜放下香槟杯,优雅起身,走向舞台中央,“开场舞,我来和苏小姐跳。”

  眼看着顾寒夜来到苏玖瑶面前,绅士邀舞,宾客们几乎惊掉了下巴。

  顾家大少爷一向高冷,之前别说和女人跳舞了,除了工作外,几乎没见他和别的女人一起出现过。

  若说这是在替弟弟解围,也不太可能。

  两人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感情长期不和,顾寒夜不可能替弟弟收拾烂摊子。

  难道是看上这位苏小姐了?更不可能!

  顾寒夜是什么人?

  如今的顾氏集团总裁,顾家的太子爷,他眼高于天,怎么可能看上这么个丑女人?

  苏玖瑶望着面前男人,也有些疑惑。

  话说,这人谁啊?

  母亲在她背后推了一把,小声催促道:“大少爷给你面子,还不赶紧答应?”

  大少爷……原来他就是顾天琪的哥哥,顾寒夜。

  苏玖瑶倒是听说过他的一些事情,30岁,单身,无婚约,样貌英俊。

  此时这么一看,果然气宇不凡,如果说顾天琪的帅气是张扬跋扈的,那顾寒夜的英俊便是内敛深沉的。

  只是……他略带疲惫,像是正被什么疾病困扰着。

  苏玖瑶懂医术,细细看了下他的脸色,心下有了几分猜测。

  同时,她也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也许,这人可以帮我解决眼下难题!

  于是苏玖瑶屈膝还礼,大大方方地把手放在了男人的掌心。

  两人款款步入舞池,伴着和谐的圆舞曲优雅起舞。

  一小节跳完后,苏玖瑶开口道:“顾先生的头疾可是有三年了?”

  顾寒夜睨起眼,诧异看着面前这讲话文绉绉的小姑娘。

  “你还会看病?”

  苏玖瑶微微一笑,继续道:“如果我没猜错,三年前顾先生中过毒,但是毒素没有完全清除,留下了头痛的毛病,对么?”

  顾寒夜眯了眯眼睛,她竟能如此精准地说出自己的病因,她真有那么神?别是另有来历吧?

  商场如战场,这些年他见惯了尔虞我诈,不得不妨。

  “苏小姐想说什么。”顾寒夜淡淡开口。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医好你的头痛。”苏玖瑶顿了下,语气加重了几分,“但作为回报,希望顾先生和我订婚。”

  刚才她被顾天琪退婚,原本很开心。但母亲却来威胁她说,如果这次联姻失败,就要把她嫁给一个商业大鳄。

  那人比苏玖瑶父亲的年龄还大,又爱玩弄女人,如果嫁给那人,她后半生就完了。

  暂时和顾寒夜订婚,算是一个缓兵之计。

  顾寒夜听完,轻声一笑,原来这才是她的真实目的,至于什么间谍一类的猜测,反而是高估她了。

  “你要是治不好呢?我岂不是亏了?”顾寒夜讥笑道。

  此时舞曲已经到了最后一小节。

  苏玖瑶知道,若是不能说服顾寒夜,那她今后命运如何,就不由她自己来决定了。

  “少则三月,多则半年便可痊愈,你的病一好,我们就解除婚约。”

  苏玖瑶认为,对顾寒夜来说,这买卖绝对不算亏,毕竟只是订婚半年而已,却能把他的顽疾治好。

  但她是顾寒夜弟弟的未婚妻,而且刚被甩了,眼下这情形,是有点尴尬。

  因此苏玖瑶心里没底,忐忑而焦灼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顾寒夜唇角微勾,“万一半年后,你爱上我,到时候反悔呢?”

  苏玖瑶嘴角一抽。

  “你放心,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我着急和你订婚,是因为我父母逼我嫁给一个可以当我爷爷的男人。如果你怕我食言,我可以写一份书面保证。”

  顾寒夜剑眉一挑,听听,人家对你根本没有感觉,甚至怕你误会,还要写书面保证呢!

  关键是,人家解释的很清楚,是因为不想嫁给糟老头子,才选了他,等将来不需要他了,就会退婚。

  他堂堂顾少,竟已经沦落到当备胎的程度了?

  顾寒夜眯起眼眸,“苏小姐,可我并不打算和你订婚。”

  话音落下,苏玖瑶抿紧嘴唇,黯然垂下眼眸。

  虽然料到这结果,可心情还是又沉重了几分。

  看来,只能再去想别的办法了……

  正在发愁,却忽然听到男人低声道:“我的意思是,我们直接结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