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尽

古代言情字数:2138更新时间:2021-02-01

  顾府的偏房里潮湿阴冷。

  有一两束光从缝隙里透过来,窗子被木板钉上,门也被封得死死的.

  魏依依躺在冰凉的榻上,身上的绳子带有些许血迹,绳索连着窗子,锁得死死的。

  她蜷缩着抱紧自己,她只是一个为了所谓的情字,抛弃一切,忤逆父母,被所爱之人所负,肆意糟蹋后关在此处整整三年。

  门锁响了,魏依依下意识坐直了身子,脑海里开始浮现从前的凌辱和痛苦,她连着绳索慢慢退到了墙角。

  顾晟轩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她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喃喃道:“放了我吧!”

  顾晟轩轻蔑的撇了她一眼,一声冷哼,便把她摔到了榻上。

  魏依依挣扎着,更激起了男人的怒气,他嘲讽的在魏依依耳边道:“如何,可曾开心,魏姑娘可是豁出性命也要嫁给我,如今可算满意?”

  “你为何如此对我……放过我可好!放过我吧!”

  魏依依哽咽的哀求。

  “当初可是魏小姐不顾一切的说要嫁我,如今怎么?反悔了?”

  顾晟轩轻蔑地盯着她,魏依依当是怔住,心头一阵绞痛。

  可曾后悔?

  是该要后悔啊!可笑的是自己三年竟未曾哪怕顷刻后悔过!

  顾晟轩将她摁在墙上:“后悔?魏姑娘这般的人也会后悔?你且只是被关在此处三年,而兰烟却可能一辈子醒不来,还有我尚未出生且从未见过的孩子!魏依依,你何来的资格说后悔?”

  魏依依的眼泪簌簌落下:“对不起,我错了。我知我罪孽深重,我,我不是有意的……”

  她从未想到,他和自己的金兰有了床笫之欢!也未曾想到,自己与金兰外出游玩竟会遭遇不测,兰烟一直昏睡不醒,腹中胎儿也不幸离世,但她却活了下来,毫发未损。

  “就凭你这几句言语,你觉得我会饶你吗?”

  顾晟轩冷笑:“魏依依,你做梦。若烟儿醒不来,你也就在这关一辈子吧。”

  顾晟轩拂袖走了。

  魏依依像失了魂,毫无生气的躺在那儿,她未曾想过青梅竹马得情谊,到这却不值一提,她与顾晟轩相识将近二十载,却终究抵不过兰烟的区区几眼。

  或许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她苦涩的笑了笑,鲜血倾之而出,生命渐渐消失的瞬间,魏依依眼前仿佛浮现顾晟轩的面容……

  忘了吧,终究是错付了,是该结束了。

  她不想在如这般的待在这世上,顾晟轩性情暴躁,为人狠毒,不仅对他人,自己则更狠。

  永不再见,顾晟轩。

  ……

  “唔。”

  魏依依只觉一股中药味扑鼻而来,手上的伤口被包裹的严严实实,虚弱的身体竟连手都抬不起来。

  现如今自己怕是连死的权利都没有了,魏依依自嘲的笑了笑。

  就在此刻,房门被打开了。

  “魏依依?”

  进来的人一袭白衣。

  魏依依咬了咬牙,愧疚的垂下了眼睑。

  他是兰萧,兰烟的兄长。

  当初是她害的兰烟卧病在床昏迷不醒,可没想到如今自己自尽,救他的却是兰萧。

  兰萧是有名的大夫,加上也算是有些交情,自己自尽未遂,送到此处医治也是顺理成章,但这般还是令她甚是惭愧。

  对面的人瞧见她醒了,平静的走到面前,查看她的伤口:“恢复的不错。”

  兰萧对她莞尔一笑,看着面前消瘦的女子:“可以不用卧床了,伤口切记莫要沾水,按时换药,方可回府了。”

  魏依依点点头,下了榻,往屋外走去。

  “魏依依。”

  魏依依转身,兰萧忧伤的看着她:“倘若你过得不好,可跟我讲。”

  “谢兰哥哥挂念,我很好。”

  魏依依压住心头撕裂般的疼痛,淡淡一笑。

  “你可知你有孕在身?”

  魏依依心头一震,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兰萧:“真的?”

  兰萧叹气:“都是要做母亲的人了,还如此大意,也是,你若知道自己已有孕在身,想必也不会自寻短见,我给你把脉的时候发现了,腹中胎儿很健康,你不必担心,只是你失血过多,记得要多补。”

  魏依依眼泪滑下,她可真傻,暗无天日的生活,早就使她麻木了,竟连月事没来也不曾发现,好在这孩子命大。

  “这事顾公子应该不知道,你该告诉他一声。”

  兰萧提醒道。

  魏依依心思轮转,咬牙做下决定:“我不想讲此时与他告知,还请兰哥哥替我保密,可否?”

  顾晟轩不会要这个孩子,她决不能让他知道。

  她不想失去腹中的孩子。

  “为何?”

  兰萧拧眉,看着魏依依,这三年,她过得是什么日子,为何会寻短见,连有孕在身都不能告知那人。

  兰萧想拥魏依依入怀……可……

  如今的身份,已不是三年前那般,他不能。

  房门哐当一声被踹开,还在呀呀作响,顾晟轩大步踏入,看见两人神色,嘲讽道:“呵,二位好兴致呀,终于寻到机会勾搭,看来是我来早了,只不过顾夫人是否要清醒一点,你夫君还在这呢?”

  他一把扯过魏依依到跟前,粗暴的动作看的魏依依皱起眉头:“她身子还未好,顾公子能否好好讲话?”

  顾晟轩冷冷的看着魏依依,语气里多是嘲意:“怎么,兰公子这是心疼了?只可惜啊,这女人是我顾晟轩的夫人。想必是兰公子旧情未了吧,只可惜她每晚在我身下承欢之时可未必想起你。”

  魏依依恼羞成怒,他在家折磨自己也罢,如今在外,竟还要让自己受这般屈辱:“顾晟轩,你住口!”

  顾晟轩一个耳光便甩到魏依依脸上:“让我住口,你也配?”

  魏依依被打的几乎飞出,兰萧冲上前去把魏依依护在身后:“顾晟轩你冷静些!她还有病在身,在一个女子卧病在床之时你还能下次狠手?非人也!”

  顾晟轩冷笑道:“呵,你两可真是狗男女,你妹妹被她害得至今未醒,你还这般护她,果真是旧情未断,甚是反胃。”

  兰萧看着顾晟轩,针锋相对丝毫不让,冷声道:“顾公子也知那是我妹妹,既然如此,我都未曾说什么,顾公子为何这般失态,兰烟好像未曾同顾公子有何关系吧!”

  “你。”

  顾晟轩心头暴怒,正要上前动手,此时,一个丫鬟在门外道:“兰公子,小姐醒了,只是状况好像不大好,您快过去一趟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