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葛村

古代言情字数:2629更新时间:2020-07-16

  在东篱国以南天启山脚下,一座名为大葛村的小村落,此村大约百十户人家,此时已是黄昏,家家户户屋顶炊烟袅袅,火烧柴禾以及饭香夹杂在一起,飘荡在这寂静的小村落里!

  因为距离南阳国只有一山之隔,时长有蛮子顺着山过来,抢夺粮食!使得生活在山脚下的村民苦不堪言。

  而在村尾的一户茅屋内,一名女子穿着洗的发白满身补丁,在院子里忙活着。

  女人拿着一个木铲在用三块石头搭建的建议灶台前,忙碌着,一口豁口的小铁锅,里面煮着淅沥沥的菜糊糊。

  锅中连个油星子都没!

  就在这时,一名身材瘦小满身补丁的少年背着一名女童慌张的跑来……

  “娘,小妹被推到村外的河里了。”

  “啥?”

  妇人慌乱的将木铲丢在地上,从少年身后接过女童,看着软如面条的女儿,急忙抱着进屋,小心翼翼将女童放到床上……

  唔~头好晕!

  躺在床上的女童紧皱眉头,豆大的汗水顺着蜡黄的小脸往下流淌,仿佛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睡梦中的花琉璃,脑袋胀痛,一股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疯狂的涌入脑海……

  我是谁?我在哪儿?

  床上的女童幽幽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在结合脑中的记忆,卧槽……她这是死而复生,额~准确的说是穿越了,成了大葛村花家不受宠花家二房的女儿,此女也叫花琉璃!

  原主是被大伯花兀立的女儿花絮络因一条小鱼推倒在河里淹死的。

  根据记忆,花琉璃了解到,花家是逃难到大哥村的外来户,来这里扎根也有十几二十年了。

  正理着脑海中多出来的记忆呢,就听到一声中气十足的吼叫声:“花若愚,她是你堂妹,你就这么把她推到水里,是要活活淹死她吗?”

  搜索记忆,知晓这叫骂之人是花家老太花刘氏。

  说起花琉璃那是干活不顶用,磋磨媳妇儿那是一顶一的厉害。

  “娘,若愚他不是故意的!”

  声音弱弱小小,一听就知是原主怯懦胆小的包子娘亲月氏了。

  月氏名为月倾城,是被原主的父亲花想容从外领来的女人……

  “月倾城,我还没找你算账!”

  “不准伤害我娘,我推花絮络是因为她先将我小妹推下水,现在我小妹还在床上躺不省人事!奶奶若是不信,大可去屋内看看,孙子说的是不是真的。”

  “看什么看?小贱蹄子死了就死了,哪儿能跟我的乖孙女比?”

  “奶奶,同为您的孙女,她花絮络的命就金贵,我小妹就该命如草芥?”

  花琉璃听着花刘氏的叫骂,心中恨意难平,这绝对不是她的想法,而是原主残留的意识。

  “她花琉璃的命就是没有絮络的金贵,我们絮络将来是飞出这草窝的金凤凰,她花琉璃就是只没了毛的麻雀!”

  花琉璃躺在床上静静听者外面的吵闹声,双眉紧蹙,尤其在听到花刘氏说自己是只没毛的麻雀!

  气脸色铁青,想从床上下去,结果头重脚轻一下就载到了床铺上,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

  上辈子她是令人争相讨好的鬼医圣手,却因被徒儿陷害死于一场车底……

  花琉璃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就听到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璃儿,可好些了?是为娘没用,连保护你们的能力都没。”

  花琉璃闻言睁开眼,只见一名瘦弱如柴却难掩美貌的女子正一脸心疼的看着自己。

  花琉璃:“……”

  此人是原主的生母月倾城!

  月倾城曾是帝都人士,因为一些原因颠沛流离来到东篱以南的新庆镇,成了花想容的妻子!!!

  而花琉璃、花若愚这两个清新文雅又富有诗情画意的名字,是读过一段时间书的花想容取的!

  花琉璃很庆幸原主有个会取名的爹!

  如果穿越到叫什么翠啊花啊妮儿啊的人身上,她怕是要吐血!

  月倾城是个软包子,逆来顺受惯了,被偏心的公婆赶出来也不敢说什么。带着儿子女儿跑来村里的破草屋居住,因貌美时常被一些登徒浪子惦记,要不是哥哥花若愚是出了名的狠角儿,怕是——连清白都不保啊。

  月倾城坐到床边,摸着花琉璃的额头,一脸心疼道:“璃儿,以后看到花舒与花絮络躲着点儿,若是你爹还活着,他们花家大房定不敢如此欺负咱们娘儿几个。”

  花琉璃没说话,目光越过月倾城,看向她身后,墙上的大窟窿都能从外面钻进来,地面也是坑坑洼洼泥泞不堪,一张断了一条腿镶在墙里的桌子,上面摆着一个没了嘴的茶壶和几个带有缺口的茶杯。除此之外再无一物。

  危房,高危房,晴天还好,可要是遇到下雨天或强风天,这房子绝对能塌!

  我滴个乖乖,她到底是穿越到了什么人家?世界上还能找到比这更不堪的人家吗?

  上辈子她也没做过坏事……怎么……

  哎!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能重活一次也是老天恩赐了,只要自己努力,凭借一手高超医术还怕赚不到钱?

  想到此,抬眼看了看破旧的屋顶,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她得想法子赚钱盖房。

  “娘,菜糊来了,儿子盛的全是下面最稠的,且给小妹吃吧。”

  花琉璃闻言,看向来人,瘦弱的身子仿佛风一吹就倒,此时脸上还挂着伤,他的手里端着同样缺角的瓷碗,里面盛的墨绿色的糊糊,闻上去味道有些酸涩。

  “璃儿,吃了糊糊就继续歇着。”

  菜糊入口一股子难言的酸味自口腔蔓延,吞下去的时候感觉很光滑,总之,这不是什么好的体验,看着一脸殷切的月倾城,花琉璃闭着眼将菜糊吃干净……

  然后被月倾城扶着重新躺下……

  “璃儿,你先歇着,娘去忙了。”

  “恩!”

  花琉璃躺在床上睁着一双大眼,看着屋顶,心中担忧万分!

  趁着天还不冷,她得想办法将属于他们的房屋建起来。

  既然她附身到花琉璃身上,那她就是这家里的一份子!

  翌日一早,花琉璃是被饿醒的,揉着饥肠辘辘的肚子,从床上坐起身来,她再不找吃的估计会是第一个饿死的穿越者。

  早饭是月倾城做的,比昨天还稀的糊糊,看着面黄肌瘦弱不禁风的娘与哥哥,花琉璃握握小拳头,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不过现在唯一要做的是先填饱肚子。

  吃过早饭,月倾城提着背篓握着镰刀对着花若愚道:“午饭我放锅里了,你小妹还伤着,你就留在家里照顾小妹。”

  花琉璃闻言忙跑到门口,对着月倾城道:“娘,我也想上山,生病了就要多运动,这样病才能好的快。”

  月倾城闻言,噗嗤一声笑道:“你呀,打哪儿听的这些?生病就该在床上躺着,等你好了,娘再带你去山上。”花琉璃紧紧抓着月倾城的手,睁着一双乌黑大眼道:“娘,我真的好了,你就让我去吧!”

  花若愚见不得小妹这般央求,忙道:“娘,小妹想去,您就让她去吧,儿子会看好不让她乱跑。”

  月倾城低头见女儿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只觉心都要融了,牵起她的小手道:“那你答应娘不得在山上乱跑。”

  花琉璃点头如捣蒜,左手牵着月倾城,右手牵着花若愚,往天启山走去。天启山共有五座山峰,东西绵延百里,其中不老峰就是他们要去的山头!不老峰是五峰之中最矮的,即便如此也无人敢往深山中走,除了以打猎为生的猎户。

  而月倾城挖野菜的地方,就在不老峰山脚下。花若愚将破旧的门锁了,一家三口背着竹篓拿着镰刀往不老峰走去。走了约半个时辰,三人才到不老峰外围,虽是外围,但确是杂草丛生,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就怕草丛中跑出蛇虫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