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要嫁给傻子?

古代言情字数:2125更新时间:2018-08-14

  民国三年冬,大雪下了一天一夜。

  沈文君是被冻醒的,她哆哆嗦嗦的用被子将自己裹成了一团,眼睛涂了胶似的睁不开,心里飘过无数个Shit。

  她实在不明白明明是阳春三月怎么会冷的像数九寒冬似的。

  不对呀!

  沈文君一屁股坐了起来。

  她明明记得他们偷袭恐怖组织任务失败,在逃跑途中坠机了,难道她命这么大,从几千米的高空掉下来都没事?

  兴奋不过维持了一秒,她很快发现不对劲了。

  女孩的手指纤长细嫩,那绝不是一个长期拿手术刀,与枪炮为伍的自己会有的,而且四周的环境也不是她熟悉的。

  这是一间在电视剧里才看到过的偏民国的屋子,正中一个木质圆桌,紧挨着床头摆放着一个梨花顶柜,里面还挂着几件半旧的旗袍。

  这一切都太奇怪了。

  沈文君刚想下床弄个究竟,门却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一个穿着翠绿色马夹,梳着两条大辫子的少女从门外走了进来。

  见沈文君坐了起来,她有些惊喜的道:“三小姐您醒了,这洋大夫就是厉害,说您今天醒您还真就醒了,可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三小姐?

  沈文君指指自己,“你是在叫我吗?”

  “三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少女担忧的上前几步,“该不会是落水的时候撞到了脑袋吧!”

  落水?

  沈文君有些疑惑的看着她,“你去拿镜子给我。”

  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秋容还是递了镜子。

  镜子里的少女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生的唇红齿白,柳叶弯眉,标准的美人胚子,虽然脸色有些苍白,却不掩她的美貌。

  沈文君手一哆嗦,差点把镜子给丢出去,镜子里的人美是美,可是根本就不是她自己。

  如果这不是在做梦,那她十有八九是穿了。

  借尸还魂?这不科学啊!

  她是22世纪反恐雇佣组织的医生一枚,大大小小的任务出了无数次,没想到这次就这么挂掉了,还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

  见她一脸菜色,秋容更是担忧,劝解道:“三小姐,这一切都是命,您就认了吧,千万不要再寻死觅活的让二姨太担心。督军府的大少爷虽然是个傻子,可好歹是安城数一数二的人家,您嫁过去吃穿不愁总是可以的。”

  “你说我要嫁给一个傻子?”沈文君指着自己,心里飞过无数个草泥马。

  穿越她忍了,好歹本主是个大美人,可让她嫁给个傻子是什么剧本?

  “三小姐。”秋容几乎要哭出来了,“您可不要吓我啊!”

  沈文君的脑袋里一团浆糊,刚要说话,门外却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大门被人用力推开,冷冽的寒风刮在脸上,冰锥似的疼痛,沈文君下意识的眯起了眸子。

  “三小姐可算醒了。”来的是沈家大太太的陪嫁婆子,刘嬷嬷。

  她穿着一件青色对襟褂子,脚上一双崭新的锦缎方口鞋,此时盛气凌人的站在门外,瞥了一眼沈文君,眉头皱的几乎能夹死苍蝇。

  随即转身对门外的小丫头吩咐道:“去通知太太就说三小姐醒了,我这就送她去祠堂,让太太请家法吧!”

  “刘嬷嬷,可不能。”秋容几乎是扑过去的,“三小姐刚醒,身体弱的很,家法请不得啊!”

  “你这小蹄子,太太的命令是你我能干预的吗?”刘嬷嬷说着一把推开秋容,上前几步掐住沈文君的胳膊道:“三小姐还不跟我走。”

  沈文君被她掐的龇牙咧嘴,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可她却不是个能吃亏的,反手一拧,差点将刘嬷嬷的胳膊给撅折了,她杀猪一般的叫了起来。

  其实她用的力气不大,不过扣住了关节的位置,所以刘嬷嬷才会疼出一身冷汗来。

  沈文君警告道:“你再敢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就把你胳膊卸了。”

  刘嬷嬷半天才缓过劲来,回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床上的女孩。

  这还是那个三脚踢不出个屁,畏畏缩缩,胆子比老鼠还要小的沈文君吗?

  “你……你……”

  “我怎么了?”沈文君作势还要去拧她,吓的刘嬷嬷连连退后,“你反了天了,看我回禀了太太怎么收拾你。”

  刘嬷嬷怒气冲冲的去搬救兵了,秋容带着哭腔道:“这可怎么办,太太不会放过你的。”

  “别哭了。”沈文君一把将她扯了起来,“我现在脑子不清楚,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们为什么要请家法?”

  “三小姐……你……你……”

  “快说。”沈文君有些不耐烦,她讨厌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

  “说……说什么?”秋容有些结巴。

  这样咄咄逼人的沈文君是她从未见到过的,在她的印象里三小姐一向低着头,说话连声音都听不到的。

  沈文君也不绕弯子,她看的出来秋容是向着她的,便直接道:“我是谁,这里是哪里?”

  “您是沈家的三小姐沈文君啊!”秋容一副见鬼的模样,“这里是沈公馆,我是您的丫头秋容,您不记得了吗?”

  沈文君?原主竟然也叫沈文君,那还真是有点缘分。

  “那个什么太太为什么要请家法?我做错什么了?”

  “您知道要嫁给督军府的大少爷之后就跳湖轻生了,太太和老爷十分恼怒,说等您醒了要教训您呢!”秋容满面愁容,“一会您说点好话,没准……”

  “呵……”沈文君冷笑,“他们都要把我嫁给傻子了,还指望我跟他们赔礼道歉吗?”

  她算是看出来了,原主在家里就是个受气包,不过她可不是个窝囊废,想欺负她也得看看他们有几斤几两。

  “三小姐,我知道您心里委屈,可是咱们在家里人微言轻,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以前的沈文君窝囊,秋容自然也跟着受委屈,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忍。

  “别哭了。”沈文君扔了个毛巾给她,“以前你们在家里处处忍让,可结果怎么样呢,还不是被人欺负,以后我们就不忍了。”

  “三小姐……”秋容愣愣的看着她,“不忍咱们又能怎么办呢!”

  别说是三小姐,就是她的生母二姨太也只有被欺负的份,谁让她们不得老爷喜欢呢!

  “走着瞧吧!”沈文君看着她胳膊上的红痕,唇角勾了起来,“你再把家里的情况好好跟我说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