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血光

都市字数:2118更新时间:2016-09-05

  抹着鼻子上的血,颇有些矮小瘦弱的唐云坐在墙角里,努力地睁着肿得跟高高的眼睛地望着对面那个凶神恶煞的胖子 ,还有他身后的几个抱着肩膀叼着烟的小痞子。

  “小子,你挺阴哪,上周考试的时候居然给我的是全错的答案,害老子科科都考了个零分。”那个高大的胖子蹲在他 面前,鼻孔里狠狠地出了两道烟气,用手拍打着他的脸。

  他身后的小弟一个个呲牙咧嘴像便秘一样强忍着笑,也是,这胖子够倒霉的,抄人家的答案居然科科都考了个零分,可也真难为他了,眼前这个小子也真该打。

  “是你自己抄错了答案。”唐云坐在墙角,抹了把鼻血,木然如前两次般回答道。

  胖子叫马超,同班的学生,也是学校里的一霸。

  几天前的期末考试,这胖子就坐在自己的后桌,威胁揍他要抄他的答案,个性强硬的唐云一怒之下给了他一堆错误的答案,结果胖子全军覆没,科科零蛋,现在找他报仇来了。当然,是第三次的“报仇”。

  “去你的。”胖子暴跳如雷,一拳就闷在了他的脸上,“嗡”的一声闷响,唐云就感觉整个世界仿佛都离自己远去,鼻血飞溅,软软地倒在了那里。

  “超哥,别打了,打死这小子警察会找我们麻烦的。”旁边两个小痞子见马超还要再打,就赶紧拉住了他。

  “怕个鸟?我爸是街府议会的议员,警察不也得听街府议会的?他前两次报警又怎么了?”那胖子又恶狠狠地在唐云身上踹了两脚,才被一群小痞子给拉走了。

  等唐云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一轮红日懒洋洋地斜下地下线,露出困意惺浓的半边脸庞,仿佛随时要掉下去 。

  抱着书包,唐云木然坐在墙角,带着浑身的创伤与疼痛,满眼的屈辱与仇恨,但唯独没有眼泪。

  他今年十八岁,正在念高二,学习成绩一直都不错。

  成绩不错是被逼的,没办法,因为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里,穷苦人家的孩子只有靠读书才或许能为未来博取一线出人头地的机会。

  至于马超,无论成绩好坏,都可以说前途无量!

  他爸爸是他们这个区出了名的企业家,有钱到爆,也是街府议员。在这个八万多人的十九街里,绝对是一位要让普通 人仰望的大人物,安排马超的命运不费吹灰之力。

  事实就是这样,在这个极度贫富两极分化、有钱就可以有权的世界里,哪里都是一样的,能够有能力竞选哪怕是最低 级别的街府议会会员的人,无一不是身家千万的富翁级人物。

  就比如,花海市这个人口超过五千万的国际大都市,总共有五十一个区,每个区都有十几个街府,不说统治花海市的那些城市议会的议员们倒底是如何有钱,单说各个城区的议员,又有哪一个不是身家亿万的富豪?各个街府的议员至 少也是身家千万了。

  权力和金钱是相通的,在这个世界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因为它们已经彼此趋同一体,划上了等号。起码,在这个城市 里,就是这样的。

  至于所谓的公平与正义,当然也是有的,但很多时候是议员们用来拉选票时的作秀,或者是酒足饭饱后偶尔泛滥起的 一点怜悯而已。

  而议会里的那些平民议员,也只不过是做为标榜公平正义的一个花边儿点缀罢了,起到的作用就是安抚人心,不至于贫苦的百姓们造反。

  当然,虽然这个社会形态已经走进了一条狭窄的胡同里,但不得不说社会的福利与保障制度还是成熟的,最起码,唐云这样穷苦人家的孩子还能上得起学,还能跟那些富人的孩子看似无差别地在同一所学校里学习。

  不过,也仅此而已,这看上去更像是一种由上至下的施舍。

  因为,走上社会以后,大多数的机会都是留给那些手握权柄的富人的后代的,穷苦二代发展的空间其实并不大。

  这就是这个一直以来标榜着努力就会有机会的社会最真实的写照,而唐云已经成年了,自幼生活在社会的底层,艰辛的生活早已经让他看透了这个外表光鲜、其实伪作的社会。

  就比如,其实这已经是那胖子带人揍自己的第三次了,第一次的时候他就已经报了警,可是警察一听那胖子是谁,就只是简单地做了笔录,事情就不了了之了。第二次同样如此。

  所以,这一次,他也懒得去报警了。

  在地上坐了好久,直到整条街的街灯开始闪亮,他才抹去了鼻子上早已经干涸的血迹,站了起来,拖着处处疼痛的身躯一步步地往前走。

  路两侧的路灯一排排站下去,居高临下地审视着他,仿佛施舍般将一束束昏暗的灯光照射他的身上、他的脚前,让他不至于在黑暗中迷途。

  至于指引的方向,却依旧是那个贫穷的、破烂的、脏肮的花海市五十一区十九街——在这个什么都喜欢用数字说话的年代里,尤其是在行政区划中,越往后的数字越代表着贫穷与落后。而十九街,则是五十一区的最后位的一个街府。

  “马超,别给我机会,否则我会让你好看。”唐云狠狠地握着拳头,咬牙咒骂道。

  就在他刚刚走到路中间的时候,突然间,毫无症兆的,马路坍塌了下去,露出了一个直径至少十米、深不见底的巨坑,而唐云就在窟窿中间,一声高亢的惊叫,他就已经掉进了窟窿之中。

  天坑,这也是因为抽取地下水以及其他种种原因引起地质结构发生变化,从而导致的马路地面突然出现的巨坑,倒也不足为奇。

  “这下死定了。”唐云一路掉了下去,眼睛闭得死死的,恐惧到绝望。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九死一生。

  只不过,一路掉了下去,耳畔风声呼呼,也不知道掉了多长时间,天知道掉下去多少米深,就在唐云觉得自己已经死定了的时候,“砰”的一声,他似乎落地了。

  而未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唰”地一下,周围居然亮起了一团濛濛的血光来。他正好就摔在了那团血光之中,软软的,居然没有一丝的疼痛感。而那血光,紧紧地包裹、托举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