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闯入的男人

现代言情字数:2144更新时间:2017-04-10

  夜幕降临。

  一艘白色的私人豪华游轮,正漂浮于海滩数千米外的浅海区域。

  此时这艘价值千万的豪华游轮上,灯火辉煌,笙歌阵阵,一场盛大隆重晚宴,刚刚拉开序幕。

  游轮上第三层的某一间奢华典雅的贵宾房内,安晓婧正郁闷的半躺在沙发上,手中轻晃着一杯红酒。

  “该死的媛媛,居然又放本小姐的鸽子,说好了十分钟回来,这都过去半个小时了,再看不到人本小姐就不奉陪了!”

  说完,安晓婧又抿了一口红酒,很是随意的将双脚翘在沙发头上,换了一个舒适的半躺睡姿。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发出一声轻响,然后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死媛媛,你终于知道回来啦!让我在这里……”

  听到房门轻启的声音,安晓婧以为是闺蜜夏媛媛回来了,激动的坐起身,话刚训斥到一半,便看见了一个身材修长的黑影朝自己走来。

  很明显,不是夏媛媛!

  “你……是谁?”

  安晓婧警觉的坐起身,虽然房间里很是昏暗,但借着依稀朦胧的月光,她仍然可以判定进来的是个男人。

  男子并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走到床前,身子往前一扑整个人便都压在了安晓婧的身上。

  “流氓!你干什么?”

  感觉到不对劲,安晓婧顿时心慌了,不断的挣扎,但双手却被他死死的擒住扣在头顶。

  “一百万一夜,女人,乖乖的满足我!”

  男子的声线很有磁性,带着一丝邪恶又霸气的味道,但却是不容拒绝。

  “去你大爷的一百万!你敢动我一下,我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的杀了你!”

  安晓婧又羞又恼,气得几乎快要哭出来了,从未有过的耻辱感涌上心头。

  “呵,真是一只倔强的小野猫!但……没用!”

  男子的声音开始变得嘶哑难耐,话音未落,便霸道的狂吻起来。

  “你……你干什么,放开我……不要碰我!”

  “不要?一会儿我会让你……不停的喊要……”

  安晓婧绝望的瞪大了眼睛,黑暗中她看不清他的模样,却能感受到男子身上那股威慑人心的霸气以及那不容拒绝的冷酷狠绝。

  肌肤的接触让她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男子的手带着灼热的温度,抚摸着她最敏感的部位。

  “呵,这么快就有反应了?别紧张,夜还很长……”

  他的唇再一次狠狠的咬住了她的嘴,不给她任何闪躲的机会,吻得她几乎快要窒息。

  “嘶!该死!女人,不学乖可没有好果子吃!”

  “啊……唔……”

  紧接着,撕裂般的痛楚让安晓婧惊叫着落下泪来,她本还想要出声大叫,却被一抹狂热霸道的吻给堵上了嘴。

  半个小时后……

  安晓婧感觉身体像是被抽空了一般虚软,趴在床沿不断的喘着气。

  汗水将她的头发打湿,房中还弥漫着一股特殊的气息。

  “表现还不错,女人,过来,我们继续!”

  男子邪恶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安晓婧一愣,心里恐慌无比。

  “你不要碰我!走开!”

  “呵,可是我刚刚已经碰了……”

  黑暗中,男子的眼眸闪烁着亮光,嘴角微微勾起,耳边隐约还回荡着刚才她那妩媚诱人的声音。

  而听着安晓婧此时生气的声音,他觉得有趣极了,有种想要和她继续好好玩下去的冲动。

  “只要取悦我,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说着,男子还一点一点的朝安晓婧靠近,话语中满是暧昧的味道。

  “你!你最好离我远一点!不然……”

  “不然怎么样?”

  男子并没有被安晓婧此刻的愤怒和威胁给吓到,反而越发有兴趣的打量着她。

  “我会杀了你!”

  安晓婧咬牙切齿的说,她的第一次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没了,现在她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杀我?那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了,整个京城,还没有人敢动我!”

  男子说完,便一把抓住安晓婧的手腕,想要把她再次拖到他的身下。

  安晓婧意识到情况不妙,一口狠狠的咬住男子的手。

  “嘶——!”

  男子吃疼,立马松开了手。

  女人你想找死么?

  安晓婧抓住时机,把裙子捡起来慌乱的裹在身上,头也不回的逃离了房间。

  男子跳下床想去追,但却意识到了自身上没穿衣服后,也就停下了。

  逃出贵宾房后,安晓婧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把衣服穿好,便坐着小游艇远离了游轮。

  今晚的事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不然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

  凌晨两点,一辆普通的宝马车停在一栋豪华别墅内。

  安晓婧熄了车灯,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从驾驶座中走了出来,看到三楼的大厅还亮着灯,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犹豫了一会儿,深呼吸一口气后,安晓婧还是走了进去。

  从旋转楼梯上到三楼,安晓婧一进屋便看到江梦正坐在沙发上,脸色很是难看。

  “知道回来了?”江梦冷哼一声,语气中满是讥讽与不屑。

  “梦姨这么晚等我回来,有事?”安晓婧平淡的问,语气不算很好。

  江梦是她的后母,以前是她的亲生父亲在外面的女人,后来母亲车祸死后,她就进了门,还带来了一个女儿,叫安夕雅,比安晓婧大一岁。

  至于她的父亲,是一家建筑集团的老总,由于经常忙于应酬,所以很少管理这个家,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由江梦说了算。

  安晓婧知道江梦并不喜欢她,而她也从来不承认江梦这个后母,所以一直倔强的称呼江梦为梦姨。

  “我给你安排了一门婚事,对方是帝国集团的总裁,婚期定在五天后。”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安排我的婚事?我爸什么时候给了你这么大的权利?”

  听江梦把话说完,安晓婧顿时火了,怒目圆瞪,只觉得可笑极了,她今年才刚刚20岁,大学都没有毕业呢,就要让她嫁人,而且还是一个陌生人!

  绝不可能!

  “哼!这事是你爸同意的,难道你连你爸的意思也要违背吗?”

  知道安晓婧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江梦直接把安天熊给抬了出来,脸上还尽是得意之色。

  “我不嫁!”

  安晓婧语气坚定的拒绝,江梦的心思她怎会看不透?

  不管对方身份多么显赫,她绝对不会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

  “这可由不得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