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强占

古代言情字数:2020更新时间:2021-02-23

  “兰公子,是公孙府的大少爷来了。”

  小厮说完还看了一眼楼下,随后撇了撇嘴躲到了一边。

  公孙家的大少爷?

  岂不就是那天见到的那个浪荡丑陋的男人?

  简直是冤家路窄,到哪儿都能和这公孙府碰上!

  兰幺幺仔细查看了一番现在的样子,将眉毛画粗了些,脸上点了些痣,随后就朝着楼下走了过去。

  “公孙公子,我迎春阁向来与您是井水不犯河水,不知道为何突然造访?”

  丹羽面上带笑,可是语气之中却满是戒备,刚刚这公孙盛就带人将迎春阁的人全都吓跑了,她自然是心中不舒坦。

  看着眼前一脸痘痘的公孙盛,丹羽恨不得将他的脸撕下来。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啊!”

  说着身后的一个小厮就将一张银票放在了丹羽身边的桌子上,看着丹羽的时候洋洋得意,满脸不屑。

  不过就是认贼作父罢了,这小厮竟然也敢这样嚣张?

  “这是一万两,买你这迎春阁的价钱!”

  公孙盛朝着丹羽靠近,猥琐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丹羽和丹青两姐妹,满脸都是油光。

  简直是恶心的很!

  “我从未说过要出售迎春阁!”

  丹羽脸上也没有了笑容,刚刚这公孙盛将客人全都赶跑,现在这迎春阁中尽是乐师和琴女,还有就是丹羽收留的无家可归的唱词的女子。

  这公孙盛好色乃是出了名的,恐怕买下这迎春阁也是为了将这个地方弄成烟花之地。

  “姑娘长得一副好相貌,跟了我公孙盛自然是不会亏待了你。”

  “你做梦!”

  丹青看着眼前的公孙盛实在是觉得恶心,眼看着他就要伸手摸上姐姐的脸,她自然是不忿。

  “呦呦呦!小娘子别急,少不了你!”

  公孙盛将视线转到了丹青身上,满眼占有欲朝着丹青走了过去。

  丹羽下意识将丹青拽到了身后,将她护在身后,目光咄咄地看着眼前的公孙盛。

  “我说了,我迎春阁不卖!”

  丹羽中气十足,身后迎春阁的小厮们也都迎了上来,站在了丹羽身后。

  “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家少爷何等尊贵的身份,看上你们迎春阁是你们的福气!”

  身后的小厮颐指气使,完全不把眼前迎春阁众人放在眼里,公孙盛对这一番话很是满意,也得意的仰着头。

  “还请公孙公子请回吧,我迎春阁还要做生意。”

  兰幺幺从楼上走下来一字一顿地说着,盯着公孙盛的脸,一脸阴冷。

  现在的兰幺幺对这个公孙府没有任何好感,这公孙府不过也是藏污纳垢之所,妄想在这城中独霸,简直是不可理喻。

  “你又是谁?”

  公孙盛看着从台阶上下来的兰幺幺,充满不屑。

  “公孙公子这样做不怕丢了公孙府的脸面吗?”

  “难不成公孙公子是刻意想要这公孙府身败名裂?”

  “还是公孙公子想听到市井有关于公孙府大公子凭借势力抢占店铺的美谈?”

  兰幺幺说着就走到了他身边,虽然在身高上不足以压制公孙盛,可是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让眼前的公孙盛慌乱了几分。

  他自然是不怕市井传言,可是万一传到父亲耳朵里,到时候又免不了一顿教训。

  可是现在他们名下的万花楼已经几近破败,被这迎春阁挤的更是没有了立足之地,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那又如何?今日这迎春阁我要定了!”

  公孙盛满脸油光,脸上的痘痘此时此刻变得通红,实在是让兰幺幺有些作呕。

  她强忍着恶心,看着他那张脸,努力克制着心中的翻涌。

  “那既然如此,这店就留给公孙公子了,我等先行告退。”

  说着兰幺幺就招呼众人收拾行李离开这迎春阁。

  兰幺幺朝着丹羽使了一个眼色,现在她在赌,赌这公孙盛还有点脑子。

  迎春阁的空壳子就算他要了也没有什么用,毕竟兰幺幺他们凭借现在的势力也可以东山再起。

  “站住!”

  “谁让你们走了!”

  公孙盛看着兰幺幺和丹羽,一时间表情狰狞,恨不得将兰幺幺整个人撕碎!

  “公孙公子这是何意?既然说要迎春阁,我们给你这一个便是!”

  兰幺幺笑着,可是眼底尽是冷意,她本就不打算将这店拱手让人,可她也不相信,这光天化日之下公孙盛就敢这样目无王法!

  “你们一个也走不了!”

  瞬间公孙盛身后的小厮就围住兰幺幺一行人,将她们困在中间,无法脱身!

  “既然你们不识时务,那就别怪我了!”

  公孙盛朝着丹青慢慢靠近,一双咸猪手朝着她的面纱探了过去!

  兰幺幺伸手甩出一根银针,公孙盛感觉手腕像针扎一般疼痛,可是他一时间竟然没有意识到是谁出得手。

  “是谁!”

  他捂着胳膊,观察着四周,小厮们也看着四周的情况,只是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有公孙盛手腕上扎着一根银针。

  “给我把她们抓起来!”

  他吃痛地喊着,一时间小厮们已经朝着兰幺幺他们扑了上去。

  “住手!”

  景白语的声音出现在迎春阁门口的时候兰幺幺好像看到了救星。

  现在这个时候恐怕也就只有景白语出手才能救下这迎春阁了,只是没想到这公孙府竟然嚣张到了这种地步,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强占迎春阁!

  “呦,这不是景公子吗?”

  公孙盛看着眼前的景白语,强忍着疼痛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这景白语翩翩公子气质和公孙盛猥琐的模样倒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迎春阁外面的人也都偷偷观察着迎春阁里的景象。

  “公孙公子这是干什么?”

  景白语脸上谦谦公子的模样也尽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自信凛然的气势。

  “景公子还是不要插手了!”

  说着公孙盛就继续给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完全没有顾及景白语的身份。

  “这迎春阁和我景家颇有渊源,今日我怕是不能不管了。”

  景白语的话说的很清楚,他将军府和这迎春阁颇有渊源,今日公孙盛动手,他决不能袖手旁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