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穿越小精灵

古代言情字数:2118更新时间:2020-03-18

  午后。

  雨后初晴,天气凉爽,古家相府的庭院内传来悠悠的琴声。

  亭台旁的水池里大朵莲花盛开,清香扑鼻。

  丫鬟婉莹坐在一旁抚琴助兴,乐声犹如溪水潺潺,时而刚劲有力,时而悠扬婉转,抑扬顿挫,分外好听。

  古家嫡出大小姐古婳祎正专心的画着池中的莲花,手中持笔张弛有度,笔下的莲花栩栩如生,顿下一笔。

  抬起头来看看池中嬉戏的金鱼,灵活而动,扭头对婉莹莞尔道:“这新的籇笔确实好用,笔尖柔软,婉莹,你的琴抚的更佳了。”

  嘴上说着,心中感叹:不幸穿越成爹不疼娘被害的相府嫡女,所能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少了!

  还好,她也和上辈子所追的那些穿越小说女主角一样,拥有了自己的系统。

  比起一些不幸的穿越女,她既没有流血也没有挨打,她的系统就激活了。

  她的系统名叫穿越小精灵,可以帮助她穿越不同的时空。

  只不过每次穿越都需要消耗穿越能量点,而激活系统时,系统自带的穿越能量点是零。

  为了获取穿越能量点,古婳祎接受了穿越小精灵发布的第一个新手任务:冒充真正的古婳祎,不能被人看出异样,半年之后即可完成任务,获取一点穿越能量点。

  好吧,冒充古代人古婳祎吧!

  想要冒充古婳祎,首要的就是学习规矩,遵守规矩。

  规矩规矩规矩,到处都是规矩。

  为了避免被旁人看出自己是个冒牌货,她还不得不先勉励坚持一段日子,至于发家致富血虐仇敌,那当然不会少,只是需要未雨绸缪准备妥当而已。

  来日方长,不急于一时。

  现在首要的,还是把原先的嫡出小姐伪装好,获取第一点能量点,看看可以穿越到什么地方去。

  ——穿越小精灵已经和她解释了,一点穿越能量点,只能前往一个微型的小世界逗留一段时间,时间到了她就要回到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积累了万点以上的穿越能量点,她才能离开这个世界,前往未知的时空。

  侧头看向一旁抚琴的婉莹,她,应该没法分辨出自家小姐已经不是本人的这件事了吧?

  婉莹为古婳祎的贴身丫鬟,自打入府以来聪明机灵,常在古婳祎身旁,其在古家地位却不像是一个婢女,原先的古婳祎也把她看作亲姐妹一般,二人自然亲密无间。

  就在琴声愈发激烈时,却从外传来一阵轻快地脚步声。

  乐声清泠于耳畔,此时的脚步声却格外刺耳,古婳祎不禁皱起眉头,目光不善的看向来人。

  古清菡一身鹅黄色长衫,一缕缕黑发盘成髻,玉簪轻轻插起。

  脚下轻快地走向凉亭,干净俊俏的脸庞露出无邪的笑容。

  “姐姐的画真是棒极了,妹妹好生羡慕啊。”

  婉莹抬头看着故作亲昵的古清菡,心里只觉得不快,指间的乐声愈加激烈,只听清脆的一声脆响,琴弦断裂,乐声戛然而止。

  婉莹抬起头冷漠道:“二小姐一来琴弦便断裂,今天可惹得我家大小姐诸事不顺了。”

  婉莹话语里的意思,古清菡自然听得出来,脸上仍是笑颜盈盈,双手环住古婳祎的胳膊,撒起娇来:“姐姐,你的丫鬟都欺负我,叫我以后如何见人嘛。”

  古婳祎自然清楚他心里的小算盘,脸上不悦道,“妹妹,你还是离开罢。”

  古清菡看着眼前两人的态度,嘴里嘟囔着不悦的离开了。

  婉莹忍不住抱怨道:“小姐,我实在看不惯她,总是来叨扰你,这可如何是好。”

  古婳祎看着古清菡离开的背影,叹息道:“我也无可奈何,谁叫她是我妹妹。”

  古清菡从小招人疼爱,却是因为庶女的身份使得她受尽了别人的冷眼,古婳祎本想好好待她,可谁知古清菡处处针对自己。

  婉莹看到古婳祎心软,免不住提醒她,说道:“小姐,你忘记十年前的事情了吗?”

  古婳祎眼前浮现了十年前的场景。

  大雪飘飞的冬天,古婳祎领着古清菡在雪地上玩耍,古清菡的亲娘颜方玉在旁边照看二人。

  古清菡从小便知晓自己的身份无法的得到很多东西,古绍辉每每带回来好吃的点心总是第一个给古婳祎吃。

  古清菡馋的够呛,只能在房间里等着古婳祎吃完留下的再给她,她心里便懂得,庶女的地位永远不能让她得到她想要的。

  古清菡跑着跑着被地下的石头绊倒,哇的一声便开始大哭,古绍辉闻声出来,颜方玉连忙解释:“婳祎将菡儿推到了,莫担心,小孩子们玩耍便是如此。”

  古婳祎吃惊的抬头看着颜方玉,委屈的大喊:“我没有。”

  古绍辉皱着眉头,一向听话的古婳祎怎么会故意推倒菡儿呢,语气缓和道:“孩子们的打闹不必当真。”

  古婳祎听到这话便更加伤心,自小母亲忽然消失,家里进来一个毫不相关的女人,每夜担心的睡不着。

  现在这个女人又来污蔑自己,小小的古婳祎不懂得如何为自己辩解,只是不停地哭闹。

  颜方玉看着古婳祎破口大骂道:“做了错事为何不承认,有其母必有其女,从小便失了教养,长大不知要变成什么样子。”

  古婳祎只是哭着喊着。

  小小的婉莹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狠狠地踩了古清菡一脚,扶着古婳祎进了房间,颜方玉自然不可能允许一个下人欺负自己的女儿。

  于是便命人将婉莹拖出来,打了二十大板,疼痛的感觉让婉莹和古婳祎永远的记住她们母女二人的小心机。

  在后来的生活中,自然也少不了母女二人对古婳祎的陷害,古婳祎只觉得为了相府颜面,自己需要忍住。

  婉莹目睹了古婳祎辛苦忍让的心酸痛苦,时而在古清菡欺负她的时候予以回击。

  想到过往种种,婉莹不禁撅起嘴嘟囔道:“你总是原谅她们,她们却待你不好。”

  古婳祎耸耸肩,轻轻叹气,轻拈起画笔画下一只栩栩如生的金鱼,婉莹无奈的看着古婳祎,又看看琴,心里想到刚换的琴弦这下又要换了,刚攒的银子又要花掉了。

  古婳祎笔尖轻轻转动,笔锋由重变轻,黄色渐变为略微焦黄的颜色,金鱼的尾巴也完成了。

  在心中默念:来日方长,咱们,走着瞧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