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敲,扑朔迷离

古代言情字数:1676更新时间:2018-11-17

  王全安正在后堂看案卷与记录册,他揉着眉心,一筹莫展的直叹气。

  “府尹大人,四小姐到。”领路的官差报了一声,而后才转身离开。

  苏离走向王全安,在他对面坐下,宋来则站在她身后,十分规矩。

  “王府尹,昨天的三条线索调查得怎么样了?”

  王全安将手里的案卷册子,一股脑的推向苏离,“药房与肉铺,因为来来往往的人太多,实在没办法锁定嫌疑人,而昨日的死者名唤陈八,是西效陈家村的村民,本官昨日亲自去了陈家村,调查与死者相关之人,但调查出来的线索寥寥无几,大多与案件无关。”

  苏离翻开记录册,仔细看了一遍。

  陈八的名声不是太好,成日里无所事事,尽做些偷鸡摸狗之事,他还有个八十岁老母,已有呆症,答非所问,什么线索都提供不了。

  而宝月楼那边的记录册,更是乱糟糟的没有重点。

  唯一对陈八有些印象的住客,只大概记着,陈八进入那间厢房的时间,是戌时。

  “前天,我在酉时进入那间厢房,不到一盏茶时间,我就昏迷了过去,而我根据陈八的尸僵与血液情况,判定他的死亡时间应该是戌时,也就是说,陈八进入厢房后就死了。”

  “四小姐在昏迷过后,当真什么也没见着?”王全安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苏离抬眸看了他一眼,“我现在倒还真希望自己能看到点什么,但是很可惜。”

  现在所有人都认为,陈八就是那天晚上毁她清白的人。

  她没否认,是不想打草惊蛇,让那个混蛋男人有所戒备。

  至于陈八是不是苏浅月买通的人,以苏浅月的性格,肯定会否认,与其在她身上白折腾,还不如把目光放在其它线索上。

  “这已经是第四起了,若凶手不停手,本官头上这顶乌纱帽可就要不保了!”

  苏离没出声,而是翻了翻前三宗案子的案卷。

  第一个死者家底丰厚,家里在做丝绸生意,有好几间铺子,死在林中;第二个死者是走货郎,孤家寡人一个,死在他落脚的一处破庙里;第三个死者跟陈八一样,是陈家村的村民,死在家中。

  她这才放下案卷,给自己倒了杯热茶,捧在掌心里,看着热气升腾。

  “照现有的证据来看,四个死者,死法相同,辱尸情节相同,可以判定凶手为同一人,对这几人有着深切的恨意,凶手把他们的人心换成猪心,倒有些像是在告诉世人,这几人是禽兽。”

  原本一头雾水的王全安,听了苏离的话,脑子里终于清明了一些。

  苏离抿了口茶,继续推敲道,“我昨天在验尸时,发现了一小块女子的指甲,这个情况带给我们两条信息,一,凶手可能是女人;二,凶手此时的指甲缺了一块,几日内应该长不好,这是我们唯一能辨认的凶手特征。”

  “那本官发出告示,一旦发现有女子的指甲有异样,便......”

  “王府尹,这可使不得,你这不是明着告诉凶手,让她做出防范么?到时候出现十个八个指甲有损伤的女子,你能知道谁是真凶?”

  王府尹又开始叹气,“这可如何是好?”

  “前三起案子已经过去太久了,无从查起,我们可以着重调查前晚的死者。”

  “怎么查?”

  “我去宝月楼,看看那间厢房中可还有什么线索。”苏离放下茶杯想了想,“至于王府尹,可以去调查这四人与何人有仇怨,以及,他们四人之间的共通点,比如说一起出现在某处,一起做过什么坏事,如果这是一起有预谋的凶杀案,那就说明,他们之间肯定会有共通点,把共通点找出来,离案子水落石出的日子就不远了。”

  王府尹一拍桌案,“好,那我们便分两路行事。”

  苏离带着宋来去了宝月楼,有两名官差相随。

  再次踏入那间厢房,苏离的情绪,其实有点失控。

  她攥紧着拳头,狠狠盯着床榻的方向。

  原主那天晚上,只把迷情的熏香点燃了,应该不算是中毒,所以导致她变成阴阳脸的毒,肯定是来自那个混蛋。

  那个该死的混蛋,毁了她的清白,还让她变成丑八怪!

  不管那个人是谁,她一定会查出来,先阉了,再扔进油锅里......

  宋来清咳了两声,“四小姐,你可有什么具体要找的?我也帮忙找找。”

  苏离回过神,扫了眼厢房全貌,“找找血滴,或者痕迹,看看能不能判断出凶手的进出方式。”

  “好,我明白了。”

  宋来招呼了两名官差,跟苏离一起仔细查找。

  苏离不紧不慢的走向大开着的窗户,她刚想把脑袋伸出去看看,一只手突然凭空出现,抓住窗框。

  然后是一阵凌厉的劲风,朝着她扑面而来。

  还没等她做出反应,跃窗而来的黑影就撞上了她。

  嘭的一声!

  苏离像是被一堵水泥墙碰了,整个人眼冒金星的往后倒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