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冷少,强势回归

现代言情字数:2027更新时间:2018-09-02

  偷拍的照片中路漫漫的表情并不好,但经过的电脑高手稍微一修整,她顿时变得笑容灿烂,眉目含情,照片的整体感觉立马就变了。

  这几年冷佞总是时不时的出现在路漫漫的生活里,为的就是拍两张照片,刺激刺激冷肆言。

  P照片这种小把戏屡试不爽,从来都没失手过。

  一架威风凛凛的私人飞机赫然出现在帝都第一人民医院的上空,巨大的螺旋桨在空中盘旋,掀起巨风,飞机正在缓缓降落。

  飞机里面,金旭心惊胆战。

  飞机直接空降到住院部大楼楼顶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就算是有着丰富飞行经验的老牌飞行员都不敢轻易尝试,而现在,冷肆言这个在十八岁拿到飞行执照,之后从未开过飞机的人,正在进行这一危险的操作。

  三年的时间,冷肆言改变了太多,现在的他无比危险,无比易怒,喜怒无常。

  以前金旭觉得老板就像自己的兄弟一样,工作之外,他会和他开开玩笑,现在在他面前,金旭永远一本正经,话少做事多。

  巨大的引擎轰鸣声惊到了很多人,有人急匆匆的从楼里跑出来。

  看到飞机,众人十分惊讶。

  这动静,实在是太大了。

  这边冷肆言的飞机才刚刚落地,只听叮咚一声,金旭手里的平板电脑响了一下。

  他点开电脑,冷佞通过冷家的内部网给他发了一封文件。

  点开文件,又是照片!

  金旭盯着那几张照片,表情阴沉,他很想直接把它删除,特别想!

  他拿着平板来到了驾驶室:“先生,冷佞发来的照片。”

  “给我。”低沉的语调,听不出一声情绪。

  金旭把平板递过去,冷肆言反手接过。

  漂亮的的大手拿住了超薄的平板,修长匀称的手指微微一用力,啪嗒。

  平板屏幕应声破碎,四分五裂的裂痕看起来就像个丑陋额蜘蛛网一般。

  冷肆言走下飞机,黑色的风衣在风中飞舞,衬得他身形高大挺拔,他带着手套,左手提着一个银白色的飞行头盔,整个人看起来如同蔑视一切的王一般。

  他是那么的狂妄,看的众人心里一惊。

  院长早就接到冷肆言回归的消息,他带着一干院里领导在楼顶等了好一会了。

  内科诊室。

  “路小姐,很抱歉,你父亲的病情十分复杂,我们恐怕无法接治。”中年医生满脸歉疚。

  路漫漫:“复杂?医生,请你告诉我,我父亲的胆结石的情况有多复杂。”

  三甲医院,复发的胆结石,医生居然告诉她,不能医治,这貌似是个冷笑话。

  “很抱歉,我们就是无法接治。”

  路漫漫没有在一院多待,一家医院不行,大不了换一家。

  她跑遍了帝都所有的三甲医院,得到了同一个回复,拒收!

  没有一家医院愿意替路建军做胆结石去除这么一个小小的手术。

  路漫漫拿着父亲的病例的资料走出最后一家医院大门,她神情静静的,漆黑的眼眸中泛着沉着的光辉。

  走了两步,她掏出手机。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路雨柔,你和肖尘又在背后耍了什么鬼把戏?”

  电话那头传来路雨柔懒洋洋的声音:“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对了,请喊我肖太太。”

  路漫漫冷笑了两声:“肖太太?肖尘昨晚回家了吗?我怎么看新闻说他和个小明星一起去赌场了呢?”

  路雨柔二话不说,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路漫漫给她发了一条信息:爸爸胆结石复发,没有医院愿意接收,好好的去问问你的丈夫到底想做什么。

  在帝都除了肖尘之外,路漫漫再也想不到第二个会为难她的人。

  “先生,你的意思已经传到了所有的医院了,不会有任何医院愿意接收路建军的。”

  视野极其开阔的顶层总裁办公室,一身暗色西装额冷肆言静静的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空旷的世界。

  金旭继续道:“路建军的公司早就被他的小女儿掏的只剩了一个空壳子了,没有丝毫价值,不用我们出手,不出三个月就会破产,那个女人现在的工作是独立的婚纱设计师,没有公司,无法使她被辞退,只能断了她的客户来源。”

  “她一直都是自己工作生活,没有接受过任何人的帮助,包括冷佞。”

  金旭完全不敢提到路漫漫这三个简单的字。

  ……

  金旭把所有的消息都向冷肆言做了汇报。

  最后,他合上文件夹,静静地等着冷肆言发号施令。

  冷肆言沉默了好一会,静静的开口:“一个星期之内,让她来求我。”

  “明白。”

  虽然没有医院愿意给路建军做手术,好在胆结石也不是什么重病。

  这天,路漫漫刚刚走出家门,鼻青脸肿的路雨柔猛地冲了出来。

  “路漫漫,你这个贱人!”

  路雨柔推了一把路漫漫,她往后退了半步,十分诧异的盯着路雨柔鼻青脸肿的脸:“你的脸?”

  “还不都是拜你所赐,都怪你,呜呜呜,害得我被打成这样。”

  路雨柔一直都是个娇小姐,被打这种事曾经永远和她无缘,可是现在不同了,她成了肖太太,家暴这种事也见怪不怪了。

  以前被教训都是因为自己作,她也认了。

  可是这一次,都怪路路漫漫。

  她越想越委屈,不管不顾的就冲过来找路漫漫算账了。

  路漫漫不以为意:“你没搞错吧,我们一个在城南一个在城北,你被打,怪我?”

  路雨柔大哭着道:“就怪你,就怪你,要不是你让我找肖哥哥,肖哥哥怎么会恼羞成怒的打我呢。”

  都被打成这样了,还肖哥哥呢,真是没救了!

  路漫漫双眸一沉:“肖尘把你打成这样的?”

  路雨柔直接忽视她的问题:“我没有设计陷害你,肖哥哥也没有!路漫漫,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不是肖尘,那会是谁?

  路漫漫静静地说:“我也没有那个兴致去挖坑给你跳,路雨柔你也老大不小了,为什么还是一点脑子都没有呢,看看你的脸,真是丑死了,难道你一点都不不疼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