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接机

都市婚恋字数:2012更新时间:2018-07-12

  “夏小姐,你还要去哪?”出了当铺,赵子龙立即问我,他神情严肃,大概也是被陈鹏的一番话吓到。

  我长吁口气,突然想起刚才陈鹏临走时称呼我廖太太,而回想赵子龙这家伙,明知道我与廖煜辰的关系,却从始至终都不喊我廖太太。

  “你为什么总称呼我夏小姐?”我漫不经心的问赵子龙,可却看到赵子龙眼底一闪即逝的慌张。

  赵子龙是个实在人,撒谎的时候,总喜欢摸头。此时他就挠着头,呵呵得笑着,“可能是夏小姐和那些豪门太太不同,你很亲和也很真实……”

  “算了,不为难你了。”

  我听赵子龙实在编不出话说,就打断了他。不用想,这一定是廖煜辰的授意,他到底是不爱我。

  我联想陈鹏说的话,廖煜辰和我结婚,不是为了报复程燃,而是为了保护我,又是满肚子疑惑。

  可能是用脑过度,又没休息好,我脑袋针扎一样的疼。

  我让赵子龙送我去医院,自己就在路上眯着眼休息,却真的睡着了。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间。

  站在病房门外,我看到爸爸已经醒来,岚姨和夏铭寸步不离的守在病床边,几个人说说笑笑,画面格外温馨。廖煜辰告诉我,爸爸和皖岚是初婚,现在看来,他们确实是一家人。

  我不忍心打扰他们,孤零零的坐在病房外的休息椅上,垂着头竟想一些有的没的。

  突然,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我视线里,还没醒神,对方的手就落在我头上。

  “皖秋梦,你怎么老摸我的头!”我无聊的白了眼皖秋梦。

  皖秋梦并不介意,他呵呵一笑,在我旁边坐下,调侃的说“亲子鉴定还没有出结果,你就不喊我大哥了吗?”

  “你什么意思?”我如炸了猫似的,警惕的看着皖秋梦,压低声音一字一顿的说:“我是爸爸的孩子!”

  “若是像你说的那么肯定,你就不会让我去做鉴定了。”皖秋梦叹气,“夏夏,亲子鉴定是检测DNA遗传,并不能否定父女之情。”

  “大哥,我……”我眼底酸涩,其实皖秋梦才是看得真清楚。

  皖秋梦又抬起手,想要去摸我的脑袋,但落在半空中,又收了回去,“进去吧,爸早上醒来的时候,还问你和廖煜辰呢。”

  “问廖煜辰?”我有些诧异,但随即想到我和廖煜辰是夫妻关系,爸爸问实属正常。

  “嗯。”皖秋梦落寞的扬起嘴角,在我起身之时,他又喊住了我:“你和他闪婚,既没有感情基础又没有婚姻仪式,所以你们明明是夫妻,你却在别人当你们是夫妻的时候反应不过来。夏夏,这不正常,也不是一个正确的开始,你当真不要和他离婚吗?”

  皖秋梦说这番话没有任何私心,因为他说的,全是每天困扰我的,可我始终无法坦然面对。我落荒而逃,往病房里疾走,在进门前,听到了皖秋梦准确的回复。

  “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了,正如你担心。”

  此时我已经推开了病房门,正要迈进去,顿时停下了脚步。我不是爸爸的女儿!我的眼底迅速升起道道雾气,模糊了视线,岚姨、夏铭和爸爸都看得不真切了。

  我脑子疯狂的运转,想到了两种可能。一是爸爸喜当爹,我是何蓉与别的男人所生。二是,何蓉根本不是我的亲妈,一切另有隐情!

  “夏夏,快过来!”爸爸的声音很虚弱,见我止不住的眼泪,心疼的劝我,“哭什么哭,爸爸这不是好好活着呢。”

  我脚步如同灌铅,就是迈不动。眼泪如同决堤一般,肆意的流淌,看到爸爸因为担心我,想要起身起不来是,我失控了,嚎啕的哭出声来。

  皖秋梦从身后搂着了我,我扑在他怀里,哭成泪人。

  即使有父女亲情在,可爸爸为了我吃了那么多苦,要我如何面对他?

  爸爸有廖煜辰请的护工在照顾,根本不用我做任何事,但我依然选择留在医院。

  可面对爸爸时,本就没那么多话可说,现在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索性买了本子和铅笔,坐在病房给春笙设计衣服。

  但时间,依然比我想的要漫长。第二天,我频繁的看表,爸爸忍不住问我:“你有事就回去,这不需要你。”

  爸爸装作很不耐烦,其实我知道,爸爸每睡一小觉醒来,就会看我在不在,看到我时他就会笑。

  即使我什么都不做,他也开心。

  “爸,姐姐这是想姐夫呢!”夏铭夸张的说,“姐夫去了京都,今晚回来,他让姐姐去机场接他呢!”

  “又不是小孩子了,接什么接!”爸爸当即说道,发觉自己失言,又笑眯眯的改了口,“夏夏,要去就现在去吧,要是赶点,路上堵车就麻烦了。另外,回来的时候要是太晚,就让他开车,女孩子家家的开车不安全。”

  这是两天内我和爸爸之间最多的对话,他对我无条件的纵容和宠爱,付出的真情比夏铭这个亲生儿子只多不少。

  我轻咬着嘴唇,做出了决定,走到爸爸病床前,握住了他的手说:“爸,我以后再也不气你,我会做最孝顺的女儿。”

  爸爸听着直乐呵,但只有我知道自己说得什么意思。

  我没让爸爸知道自己的车毁了,本想只身去接廖煜辰渡了浪漫之夜,可我给晚秋梦打电话接车,却没打通电话。最终只好拜托赵子龙。

  有赵子龙在,我提前两个小时到了机场。于是,只好坐在车里等人。

  我几乎要睡着的时候,赵子龙突然叫醒我,“夏小姐,你是不是记错廖先生的航班了,你看前面走的人是不是廖先生?”

  我本还想吐槽赵子龙眼神不好,但赵子龙退役特种兵,不存在视力问题,就顺着他指着方向看过去,果真看到了廖煜辰。

  廖煜辰扶着一位身材窈窕的女人走在前方,两人似在打闹说笑,时不时碰撞到对方身体,看起来关系密切且亲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