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赐婚

古代言情字数:2235更新时间:2018-06-19

  淳德十五年,朝堂上。

  “皇上,微臣以为木剑山庄的沈蓉思相貌出众,宜入皇统,且其父沈剑石也是当年剿西南有功之人,选她是再合适不过。”

  “臣也赞同,听闻沈蓉思虽为江湖儿女,才情却不输名门世家,和励王殿下当真般配!”

  一时间半部朝臣都跟风大力举荐这位木剑山庄的女儿。

  百年间,祁鹿山下战火长明,西南蛮子联合了西北王族向东一路猛攻,于是有人提议,招揽江湖有志之士,共上祁鹿以保国安。

  而每代帝王世族必要迎娶一位江湖女儿,以示恩宠。

  “我看未必!”一道洪亮通透的声音如平地声雷般的炸开在群臣中,上前一步的人黑髯广腮横眉入鬓,不怒自威,分明一个武将打扮。

  “沈剑石那老家伙别说再守祁鹿山,就连出个远门都能把自个儿颠散了吧!”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军功赫赫的孟随远,孟将军。

  孟随远鼻子里冷哼一声,转而抬手行礼道,“皇上,臣推荐雪啸山庄敖芷之子,熬楚!”

  他神色坚定,掷地有声。

  众人怔愣片刻,随即像受了惊吓似的纷纷开声,“皇上不可啊!”

  先前带头说话的刑部尚书谢朗更是气得发抖,“孟随远你安的什么心!怎可让励王殿下娶名男妻!”

  “男妻又如何,男儿眼下当辅佐天下争霸四方,如谢大人所说果真娶了那沈老头儿的女儿怕是才与国无益吧!”

  “你,胡搅蛮缠!”谢朗气的吹胡子瞪眼,就不信皇上能听了孟随远的妖言,“还望皇上允准沈蓉思入皇统!”

  萧铎坐在龙椅上,听群臣争论的不可开交,还听见有人提起雪啸山庄,他单手撑着头向一侧靠了靠。

  薛林启见色赶紧奉上杯参茶,却被萧铎挥手遣退。

  熬楚这个人萧铎是知道的,十七八岁的年纪却已经独立接管雪啸山庄有四年之久,在各门派中名声渐起。

  再说木剑山庄,三年前的确还名声在外,但是其庄主沈剑石年迈老陈,再加上他大儿子也并不出众,这一段时间免不了被其他一些门派超了风头去。

  一个是过气的江湖老派,一位又是新起的少年翘楚,两人比较,高下立见。

  这盘生意萧铎是绝不会算错的。

  且熬楚是敖芷之子,萧铎心里不是没有数。

  “还请皇上定夺!”谢朗近乎哀嚎的一声把淳德帝的思绪拉回来。

  萧铎抬眼看了看这群从上朝就吵到现在的大臣们,不由得心烦,“老四,你怎么看。”

  在最前排穿月白色朝服的四人中走出一位少年,白玉冠束发,背脊开阔腰姿挺拔。

  被唤作老四的少年正是励王殿下,萧铎的第四子,萧泫煜。

  萧泫煜上前两步站定,拱手行礼,“回父皇,儿臣愿听从父皇安排以江山社稷为重,不论婚事如何,定当善待江湖。”

  萧铎闻言向后靠了些,目光沉敛,许久才道,“好!”

  又转头眯眼扫了一圈这些心怀各异的臣子们,端坐了身子,“传朕旨意,励王大婚,命内务府择良辰吉日迎娶雪啸山庄熬楚为妃!”

  “皇上!”谢朗愣在原地,万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想开口却被孟随远生生打断,“皇上圣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萧铎摆摆手,由薛林启伺候着下朝了。

  ……

  “恭喜四弟,如今父皇可是许了这江湖上最炙手可热的人予你,看来为兄要准备分大礼了。”说话的是四人中身形偏胖的一位,正是淳德帝的二儿子,萧泫炎。

  “二皇兄说笑了,朝廷与江湖联姻向来只是娶于社稷有功之人,臣弟也并无特别。”萧泫煜话说得恭敬,眼底却毫无笑意。

  萧泫炎眼看讨了个没趣,扔下句‘那我就等着喝喜酒了’便转身离去,五皇子萧泫弈道喜之后也走了。

  很快朝臣们也陆续离开大殿,萧泫晟看了一眼身边的萧泫煜,“为兄自知没有什么宝贝得以相送,不如四弟亲自去府里挑选,看上什么拿走便是,也算是为兄的一点心意。”

  萧泫煜退后两步,恭敬的行了个礼,“臣弟先谢过大皇兄。”

  萧泫晟微微皱眉,缓缓道了个“嗯。”

  萧泫晟的府邸是这几个封王的皇子中最大的,封地也是最多,毕竟是大皇子,不能丢了皇家的颜面。

  虽说着没什么宝贝,却也只不过是谦虚的话,光是每年封地上单独供给的就何止万两。

  虽然萧铎从未追究过,却也成了亲王中心照不宣的事,这几位王爷哪个不是被巴结的对象?今后不论谁登上王座都不会少了对手下人的重用。

  淳德帝现已年迈,所以大臣们心里明白的紧,择主很重要。

  之前议声最大的是由元后袁氏所生的大皇子萧泫晟,和由继后姜氏所生的二皇子萧泫炎。

  四皇子萧泫煜也曾被追捧为继位的热门人选,如今看来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而之所以说萧泫煜登位无望,也无非是因为今日早朝说的赐婚一事。

  并没有明文规定迎娶江湖儿女的皇子亲王不得继承皇位,但几位迎娶下来,明眼人也能明白不少。

  一是皇子亲王娶了江湖女儿,势必会有了江湖势力,这样的亲王多半会在大婚之后被迫上缴兵权,以防势力过大篡位谋反,

  二来,这样的皇子王爷倘若真有朝一日登上帝王宝座,那便要立正妃为后,江湖为后,势必会助长其气焰,到时候怕是违背了笼络江湖的初衷,得不偿失了。

  所以,江湖女儿只得为正妃,永远不能成正后。

  想到这,萧泫煜讽刺的笑了笑,不知道有多少大臣在背后懊恼不已,后悔当初怎么就跟了自己了,到头来他是要迎娶江湖的,岂不是白忙了一场。

  但萧泫煜也明白,单就凭他和萧泫晟一母同胞这一点,那些人也不敢太放肆。

  只是没想到这么早就要开始在萧泫晟的大旗下蔽日,萧泫煜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在想什么?”赶回府邸前厅的萧泫晟开口,刚刚不过是处理了些府中急事,回来便看见自家弟弟在大厅中望着炉火发呆,恍惚中,总觉得这是儿时的太子府。

  “皇兄。”萧泫煜起身毕恭毕敬的行了一个礼。

  “无妨,自家府中不必拘礼。”萧泫晟走到自己位置边随手端起杯茶,余光却撇着行礼的人,果然那人待自己坐下后才收了手礼坐下,果真……已经生分到这般地步了么。

  “不知皇兄叫我来所为何事?”

  “今日朝上你如何能答应父皇娶熬楚!”萧泫晟搁下茶碗,皱了皱眉又低声道,“他可是个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