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迷魂森林(一)

玄幻奇幻字数:2004更新时间:2018-06-14

  白辛辞缓缓站起身来,对着白棋点点头,轻唤了一声“师叔”。

  白棋回过神,疑惑道:“你怎的在这里?”

  白辛辞自数十年前离开无琊出来历练后,除了那特殊的日子会回到无琊山上待上几天,便不曾再见到过他,今日竟在此地相遇,心中竟有些心酸。

  “游历至此罢了。”

  白棋点点头,望了眼沈千城,“这位是?”

  沈千城没有说话,作为朋友,他只是默默等待着白辛辞的回答,而白辛辞却像是哑巴了般,只句不说。

  白棋疑惑。

  “他是我在莫桑城遇到的,叫沈千城,是一位散仙。”

  其他的话皆被抛在脑后,众人只听到“沈千城”三字,白家人都一副惊讶的表情。他们用震惊的脸望着白辛辞。

  沈千城见状,心中疑惑。

  就算看不见,白辛辞也能想到他们此刻的表情,毕竟当年......

  “不是他。”

  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

  白辛辞说出这三个字,仿佛用尽了所以精力,整个人变得有些黯然神伤。

  听到白辛辞的回答,白棋等人惊讶的表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理所当然与痛心疾首的怪异表情。

  沈千城心中疑惑更甚。

  白家人这反应,定是与他有关。他们看见自己的脸没有感到意外,却在听到自己名字时面露惊讶,定是与他这名字相干。可是......沈千城这个名字,到底与白家有什么瓜葛呢?沈千城没有答案。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沈千城才明白其中缘由。只是不知,这一切,究竟是缘分还是缘尽。

  许是看到沈千城疑惑的表情,白棋对他拱手致歉:“抱歉,是在下失礼了。”

  沈千城笑了笑,恢复了原本无赖的样子,扬了扬手,“没事,没事,哈哈哈。”

  “既然是辛辞的师兄弟,那就一起吧!”

  竟然叫的如此亲切......白棋心中的情绪有些说不清楚。

  没有再多想,白棋招呼白家弟子坐下。白家弟子也没有再纠结刚刚的问题。走了一天的路都累了,高高兴兴的跑去找了舒适的位置坐下好好休息。

  沈千城回到原来的那棵大树下坐着,望着对面说着悄悄话的白辛辞与白棋。

  “平时若是没事,多回无琊山去看看吧......”白棋说得语重心长,“你父亲与兄长他们,都非常想念你。”

  白辛辞刚出生不久母亲便死在了魔道中人手中,父亲又是家主,从小只有自己的兄长陪着自己。父亲平日虽忙,却也关注他的成长,父子兄弟的关系也一直挺好。而他本是一个活泼的性子,可自从那之后......

  白棋看着面前这个白绫覆面,平淡得有些冷漠的脸,有些心痛。

  白辛辞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我......尽量......”

  看着白辛辞,白棋重重的叹了口气,便没有再提多回无琊山的事了。

  早晚会回去的,找到自己的道之后。

  白棋如是想着。

  白棋朝沈千城那边望了望,对上了对方的眼神,白棋朝他点点头,然后收回视线。“去休息吧。”拍了拍白辛辞的肩膀,白棋转身去了一名白家弟子身边坐着。

  白辛辞转身,来到沈千城身边,靠着树坐下。

  “怎的不去与家中子弟坐在一起?”沈千城嘻嘻笑道,“是怕我一个人孤单来陪我吗~”

  “不......”是字还没有说出口,沈千城便笑嘻嘻的插话道:“我知道你喜欢我~”

  白辛辞:......

  “欸欸欸,怎的不说话了?”沈千城朝白辛辞这边靠了靠,“是被我猜对了?”

  “没有。”没有猜对,“睡觉。”

  见自己这么撩他,对方却无动于衷,沈千城心下有些挫败。正想开口继续耍无赖,但看见白辛辞皱起的眉头,还是乖乖闭上了嘴,倒头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天刚刚泛起鱼肚白,白家弟子便陆陆续续爬了起来。白辛辞亦不列外。

  白棋看了眼还在树下沉沉睡着的沈千城,稍稍皱了皱眉头,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

  其实他们白家并没有规定多久多久便一定要起来,只不过家主总是这个时候起床,下面的弟子便也默默跟着家主这样做了,久而久之便养成了这个习惯。

  白棋来到溪水边洗漱,正好看见白辛辞。

  白辛辞取下了覆眼的白绫,但是眼睛却还是紧紧闭着的--清秀的眉毛有着淡淡的颜色,浓而长密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薄薄的嘴唇微微抿着。

  白辛辞带上白绫好看,取下白绫后更加好看。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水,白辛辞拿起手边的白绫,不紧不慢的束了回去。随后,便迈着慢悠悠的步子往回走去。

  白棋望着他的背影,心中悲痛,却不知道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无奈叹了口气,便也去洗漱了。

  等到所有人都洗漱完,太阳光慢慢照进林子,沈千城才悠悠转醒。

  完全不在意外人的眼光,沈千城重重的伸了个懒腰,便跑去溪边洗脸。

  “现在休息也休息好了,辛辞,我们便先告辞了。”

  白辛辞却是摇了摇头,“我们一起也不会打扰他们历练的,出了林子再分开罢。”

  “对呀,白师叔。”沈千城听见他们的对话,从溪边走了回来,脸上挂着的露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耀眼光芒,一滴一滴从沈千城脸上滑落。“一起吧。”

  白棋看了眼沈千城,默了一会,转头对白辛辞道:“也好。”

  待大家都做好准备,众人整装出发。

  沈千城笑着过来与白辛辞并肩而行。心想:这次没有白辛辞这个大路痴带路应该能绕出去了吧?

  可是没想到,他们直至晌午太阳当空还是在森林中绕圈子。这令众人察觉到不对。

  白辛辞走不出去可以说他方向感不好,而白棋带着众弟子在这里饶了这么久,可就是大大的有问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