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你真要妥协?

现代言情字数:2036更新时间:2018-10-12

  棕眸凝视着眼前的小丫头,性感的喉结滚了滚,厉宸枭竟有一种想要吻下去的冲动。

  想要品尝一下女孩甜美的樱色粉唇,想让女孩灵动的眸子蔓上迷离的神色,想让女孩为他失神,甚至想要更多点什么。

  蓦地,厉宸枭的棕眸深了,他到底在想什么!

  真的是缺女人了吧,对一个小丫头都能起了心思。

  厉宸枭神色淡漠,收回了他的手,顺手扔了脏了的纸巾,“擦干净了。”

  “哦,好。”许诺立刻端端正正的坐直了,无处安放的双手,乖乖的放在了膝盖上,心口松了一口气。

  偷偷的看了一眼厉宸枭,后者神情淡定的打开了电脑,准备处理工作。

  许诺心中不免有点失落,刚才两个人咫尺距离,她看着厉宸枭冷峻的容颜,深邃的眸子,心脏不受控制的扑通扑通的快跳了起来。

  十八岁,情窦初开的年龄,许诺又是很少跟男孩这么近接触,上一次似乎也是厉宸枭。

  她中了药,冒冒失失的跑到了厉宸枭的房间里,寻求他的帮忙。

  当时有撞到过他的怀中,害怕他扔她出去,几乎是扒着他的衣服不撒手的。

  那时候,她中了药,只想找人求助,根本没有想过其他的事。

  双颊的热度不仅没有降下去,反倒是越发的红了,像是发了高烧一样,许诺感觉在降不下去,头顶都要冒烟了。

  不能,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想想其他的事情,高考,钢琴,厉奶奶的生日宴。

  她拼命的想其他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总算双颊的温度逐于平稳,脸色再次恢复了白皙模样。

  厉宸枭侧眸看向女孩,低着头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发丝间隐约能看到女孩清秀的侧颜,他眸色越发的沉了。

  回到了别墅里,张嫂看到许诺全身脏兮兮的,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急忙拿毛巾赶了过去,“这是怎么了,去耕地了还是爬山了。”

  “说来话长。”许诺只用了四个字形容了她这一晚上的遭遇。

  厉宸枭看着她,催促一句,“先去洗澡,一会儿下来吃饭。”

  “好,我先去洗澡。”许诺点了点头,她也不想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吃饭,实在是很不舒服了。

  “去吧,我去热热饭菜。”张嫂转身朝着厨房走去了。

  厉宸枭正欲上楼换一身休闲服,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嗡的震动了起来,修长的手指拿出了手机,看到了来电是沈之恒。

  按下了接听,沈之恒醉醺醺的嗓音袭来,“在干嘛,过来喝酒。”

  “你怎么了?”厉宸枭冷静的询问着。发觉到了沈之恒的情绪不太好。

  “我可能要订婚了。”

  厉宸枭眉头一紧,沈之恒连女朋友都没有,怎么会突然要订婚了,喝的醉醺醺的,一定是什么事。

  “我一会儿过去。”

  挂了手机,厉宸枭大步走到了厨房里,让张嫂只做了许诺的一份,并且等到许诺下来告诉她,他晚上不会来了。

  吩咐完,他开车离开了别墅。

  黑色迈巴赫前脚才走,许诺后脚便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服,快步下了楼。

  怕厉宸枭等的时间太长,许诺匆匆洗干净了,头发也没吹,草草的擦了擦,半干披着下了楼。

  灵动的眸子环视了一周空荡荡的客厅,疑惑的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张嫂,厉叔叔呢?”

  “啊,厉少,刚刚接了一通电话,说有事情出去了。”张嫂边往桌子上端东西,便说着,“我只热了你的分量,他说晚上不会来了。”

  “哦。”许诺心中蓦然间有点失落了。

  “许小姐,来吃饭吧,一会儿又要凉了。”

  许诺道谢,“好,谢谢张嫂。”

  拉开了椅子,坐下后拿起了筷子,默默的吃起来饭餐。

  江城最顶级的夜幕会馆,私人包厢里。

  厉宸枭到达时,沈之恒已经喝了好几瓶了,衬衫领子的纽扣被解开,露出了结实的胸膛,斜坐在沙发里交叠着双腿,慵懒十足的模样。

  如果身边再有美女相伴,十足的花心少爷的做派。

  “来了。”沈之恒扬手举了举手中的酒杯,递了过去,厉宸枭走过去,伸手接了过来,跟他碰了碰杯子,两个均是一口闷了。

  “怎么突然要订婚了?”厉宸枭放下了空酒杯,坐在真皮沙发上,蹙起剑眉询问,电话中说的没头没尾的,也不清楚具体情况。

  “我奶奶前段时间,不是生了一场病,为了让她安心,我答应她会找女人结婚,传宗接代。”

  沈之恒眯着眼,眸子不知看向了何处,醉醺醺的说着。

  这件事厉宸枭知晓,也可以说记忆深刻。

  他代替过母亲去医院探望沈奶奶,离开医院,在走廊里的时候不小心被人吐了一身。

  这才不得不去了附近的酒店,洗澡换衣服,也因此遇到了突然闯进门的许诺。

  思绪回笼,耳畔继续响起了沈之恒的声音,“她病好了,便给我找女朋友,最近相上了苏家的苏婉婉了。”

  “苏婉婉?”厉宸枭重复着三个字,隐约感觉听到了这个名字,脑海里过滤了一遍,道,“苏重的女儿。”

  苏婉婉是许诺的朋友,苏晗叔叔苏重的女儿,当初调查的时候,江源也一并查了下。

  沈之恒叹了一声,点头,“是啊,跟嘉木同岁,江大的。”

  厉宸枭疑惑的蹙眉,“老太太怎么会认识她?”

  苏家是自己开小公司的,经营着一些民用的产品,沈家家大业大,按理说沈老太是不可能跟苏家有关系的。

  沈之恒苦笑一声,回答着厉宸枭的问题,“老太太生病期间,苏婉婉正好也在医院里,也不知道怎么就认识了,再加上得知是嘉木的奶奶跟同学,关系又近了,讨的老太太很喜欢。”

  “你真要妥协?”厉宸枭瞧着沈之恒苦着脸,不相信他会妥协,真的娶了根本没有半点了解的苏婉婉。

  “先拖着,能拖一天是一天,她还没毕业,起码我还能拖几年。”

  沈之恒端着酒杯,眯着眼转向了厉宸枭,醉醺醺的问,“你呢,跟你的小豆芽怎么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