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咬上去,一定很美味

现代言情字数:2013更新时间:2018-10-30

  “你说什么?五百万……买夏绵?”夏家别墅里,小妈睡衣都没换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陌生男人。

  “是的女士,我们家Boss已经把钱准备好了。”

  小妈接过递上来的支票,又听见对方说什么老板,立马就明白了。

  “不就是出去卖吗,这小丫头还挺值钱。也对,人还是个雏儿,现在的老男人都好这口。行行行,人你带走吧。”

  沙发上的男人皱着眉头,没说什么就离开了。

  “Boss,事情办好了,只是夏小姐的家人对她态度似乎很不友好。”助理愤愤不平的说。

  电话那头传来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

  “知道了,那家人我来解决。”英眉微蹙,一双凤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寒光,他低头看向床上的女孩,目光逐渐变得柔和。

  “绵绵,我回来了。这一世我会护你左右,爱你一生。”

  夏绵醒来的时候,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睁开眼视野中是一间装修奢华却很舒适的房间。落地窗上挂着一层纱帘,这让阳光透进来的时候,更加柔和。

  “夏小姐,您醒了。”说这句话的是几个穿着佣人服的女人。

  夏绵愣愣的看着床边齐刷刷的几个人一边说着还一边给自己鞠躬。

  难道自己是被药死了?不过这丧礼的排场倒是很让她意外。竟然还有好吃的!

  夏绵看着餐车上放的各式美食,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夏小姐,请洗漱用餐。”一个佣人说着将热毛巾递了过来,夏绵愣愣的接过。

  坐在床上洗脸刷牙然后吃饭,这简直是公主的待遇啊,也只有她很小时候,父母健在家庭富裕,才有过稍次于这样的生活。

  “原来死了这么幸福,一定是我活着没做过坏事,死后还能来天堂享福,呜呜呜……”夏绵一边哭一边嘟囔着,看的旁边的佣人不知所以,面面相觑。

  “夏小姐,您没死,是少爷救了您。”佣人说道。

  “我没死?”夏绵不可置信的掐了一把自己,哎哟,疼死了!

  “我真的没死!你们家少爷在哪儿,我要去谢谢他!”夏绵激动的从床上跳了下来,但身体太过虚弱,没有站稳就跌倒在地上了。

  “您的身体刚好,需要休养,少爷说去处理一些事情,很快就回来见您。”夏绵坐在地上,神情恍惚的看着前方,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不真切却让她很安心。

  苏安南从夏家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了。饭都没吃他直接上了楼来到夏绵的房间。

  小丫头因为身体虚弱,已经睡着了,他轻轻挪着步子,小心翼翼的来到床边。

  修长的手指抚上夏绵的脸颊,细腻光滑的皮肤,久违的触感,这是他的绵绵。

  “你是谁!”床上的身影突然坐了起来,昏暗的灯光中,一双警惕的眼睛格外有神。

  夏绵反手扣住苏安南的胳膊,试图钳制住面前这个陌生男人。

  “真是一点都没变。”男人对夏绵这样的举动似乎并不生气,反而笑着说道。

  “你认识我吗?”夏绵问。

  “当然,你是我的未婚妻,夏绵。”男人清朗的声音像是奏响的天籁,一字一句打在夏绵的心上。

  “什么未婚妻,你搞错了大叔,我还不到十八岁。”夏绵觉得有些好笑,房间没有灯光,她看不清对方,但听声音,低沉又富有磁性,夏绵猜想面前这个男人应该是长自己三四岁的。

  “开个玩笑,我只是偶然救了你,仅此而已。”他声音淡淡的说着,起身朝着夏绵靠近,高大的身影低了下来。

  夏绵只觉得唇上冰冰凉凉的,反应过来的时候,整张脸都涨得通红。

  “你……你干什么!”那可是她的初吻!弥足珍贵的,竟然被一个脸都没看清楚的男人给夺走了。

  “知恩图报,我只是索要一点报酬。”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夏绵看不真切,只觉得对方优越感太盛,就算他是她的救命恩人,但刚才那样的举动,就很让夏绵怀疑这个男人究竟是好还是坏了。

  苏安南离开房间,这才松了口气。夏绵的味道与前世一样,很甜很甜,让他留恋。也正因为如此,上一世的他不愿意放开夏绵,却也给不了她更多的承诺。

  苏安南的确是有未婚妻的,但她不是夏绵,前世阴差阳错,新婚之夜被掉包成夏绵之后,他便对夏绵心怀恨意。

  他对她的付出满不在乎,针锋相对的伤害她,最终使得夏绵重度抑郁,心力衰竭而死,在那一刻他才明白了什么叫不舍,于是他倾尽所有去找能够配型的心脏,但她却拒绝了手术。

  ——

  夏绵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的已经有半个小时过去了,但是怀里就像揣了只小兔子一样,扑通扑通……

  “哎呀,要疯掉了!”夏绵一股脑坐起身来,踩上拖鞋悄悄的溜出房间。

  这是一栋欧式城堡般的复古建筑,走廊上铺着软软的羊绒地毯,墙上的马灯散发出暖黄色的光。城堡很大,夏绵也不认得路,怀着好奇心往前走,直到来到一扇半圆形大木门前。

  房门虚掩,从里面传出平缓的脚步声,夏绵轻轻的走到门后,探出头想要看看里面有什么。

  “好看吗?”耳边忽然传来磁性温柔的声音,梦幻的让她一阵恍惚。

  “不、不……我不是故意偷看的……”夏绵被吓的不轻,都没有看清楚对方是谁,就抱着头做出一副投降的姿势。

  “我很吓人吗?”如大提琴奏响一般低沉的天籁再次靠近夏绵,大手有力的握住夏绵的肩膀。

  “看着我。”他将她扭转过来,另一只手很随意的扶在墙上,弯腰低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朗如星辉的目光凝视在夏绵的脸上,她不敢抬头,总觉得对方的目光异常的灼热,脸颊烫烫的,红到了耳根。

  深邃的眸中倒映着她的丽影,目光往上,白皙柔软的耳垂上也是粉嫩的红。

  “咬上去,一定很美味。”他忘不了她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