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鸿妙生气了

古代言情字数:2089更新时间:2018-10-30

  白诉篱摇头苦笑:“我觉得你有能力带我吃香喝辣,但我会没命吃。”

  宋不念用力的拍了拍白诉篱的肩膀:“怎么会呢?我这么厉害,现在又有越笙在,只要不是被一群老不死的围攻,绝对能有命的。再说了,谁会跟你拼命,你的命很金贵吗?”

  谁知道有谁会跟白诉篱拼命呢?顶着越笙冰冷的目光,白诉篱凑近宋不念耳旁问:“你确定要公之于众我们这应急的关系?你不会是要假戏真做吧?”

  闻言宋不念一把搂住白诉篱的腰,低声笑嘻嘻的说:“假戏真做?诉篱啊,你看你这么可爱,我是真的喜欢你呀,不然怎么会挑中你做我的未婚妻呢?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这话宋不念说的跟真的似的,两个人对视了一阵,反倒是白诉篱先败下阵来,宋不念法力比白诉篱高了不知道多少截,这只不轻不重搂住她腰的手,白诉篱想躲也躲不开。“你认真的?我们只是一面之缘啊。”

  “一面之缘一见钟情啊,再说我们不是同居过了吗?你要对我负责哦。”

  不知道这话越笙有没有听到,白诉篱忽然有点怕自己一旦离开宋不念方圆十里就会被她的乖徒儿做掉,神魂俱散的那种。鉴于此,看来只好先乖乖跟着宋不念了。

  有钱仙君不愧是有钱仙君,他的徒儿也能分分钟取出来一堆仙气叶子,用这堆仙气叶子宋不念找了一个隐蔽又不错的院子,暂时住了下来。

  鸿妙发来讯息让白诉篱上她那一趟,白诉篱立刻去了,宋不念死活要跟着,只好也带着宋不念。上来白诉篱就差点挨了鸿妙结实的一下,要不是宋不念眼疾手快的给挡了,白诉篱大概要吐一口血。

  鸿妙脸色很不好,凉姑和云如水也在。凉姑没什么表情的站在一旁,云如水拉住了想打架的鸿妙。

  白诉篱没想到鸿妙会这么激动,一时愣在了原地,倒是宋不念先站了出来:“鸿妙?白诉篱有几斤几两你不清楚?上来就这么一下,你想让她在床上躺几天?”

  鸿妙冷笑了一下说:“这不是有你挡着么?我没有你那么厉害,她根本不用担心的啊。”

  宋不念还想说什么,白诉篱拉住了他,转而对鸿妙说:“鸿妙…是我不对,爽你约了,这一下子发生的事情太多,我还来不及跟你说,你别生气了,刚刚那一下,你继续,我不会让他再给我挡了。”

  白诉篱看见鸿妙刹那间红了眼眶,她迅速背转身去,“你走。”白诉篱在她身后捏了一把她的脸:“你让我来的,又让我走?我真走了,你不会伤心得找人打架嘛?我不怕你受伤,我还怕你约架约到我院子里,打伤我的花花草草呢。”

  鸿妙转身狠狠捏了两下白诉篱的脸,不过这次明显没有用力:“谁让你捏我脸了?我的脸是你可以捏的吗?是不是又想挨揍了?哼,别以为你随便说几句就可以糊弄我,老实交代这个一脸猥琐的男人是谁?你跟他什么关系?死丫头,有男人了就不要好姐妹了么?”

  猥琐?宋不念差点没捏出一个诀丢过去让这个女人尝尝什么叫猥琐,活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被人当面说猥琐。“是你啊。”

  耳边飘来这么一句话,是站在旁边一直没有吭声的女人,据宋不念对白诉篱仅有的几个朋友的了解,这个应该就是鸿妙的好友,那个修治疗的凉姑了。

  于是他把被鸿妙怼了的气撒在了凉姑身上:“你谁啊,我认识你吗?”白诉篱和鸿妙解释的空当,宋不念和凉姑互相打量,看不出彼此的深浅。

  “诉篱能结识你这样的朋友挺不错的。”凉姑微微一笑道。

  看鸿妙已冷静下来,凉姑也准备走了,鸿妙于是去送她一段,云如水没有跟上去,目送二人渐远后走到白诉篱身边说:“诉篱,你是不是很快就要去人间了?我听鸿妙姐姐说,你很想回人间。”

  白诉篱还未想好,所以没有回答,云如水又说:“鸿妙姐姐其实不是生气你跟别人去了幽洞,而是舍不得你,姐姐表面上大大咧咧的,心里格外重感情。”

  “我其实也还没想好,也不是说就要去的,只是先前在填府呆得太过无聊了才那样说。仙界也很大,我没去过的地方也很多。”

  听到白诉篱这么说,云如水明显开心了不少:“原来是这样,鸿妙姐姐一定会很开心的,你——”

  “等等。”宋不念插了进来,打断了云如水,“我不管你家鸿妙姐姐开不开心,白诉篱往后是要跟我过的。”

  云如水一惊,看白诉篱的眼神古怪了起来,白诉篱无奈的瞪了宋不念一眼,解释道:“你别听她胡说。”

  “我才没有胡说,你没猜错,她已经签下卖身契给我了,是我的人了。”云如水的表情更古怪了,白诉篱无语凝噎。

  鸿妙送凉姑回来了,虽说白诉篱说了宋不念不少好话,但她对他还是没有任何好感,在鸿妙心里,宋不念就是个突然出现带着一堆祸患的古怪男人,要不是看在白诉篱的面子上,她一定把他轰出门了。无视掉他,鸿妙问:“你之前说的麻烦事,怎么样了?”

  白诉篱摇头苦笑,宋不念在边上,不好详细说。

  “算了,诉篱,这个,给你的。”鸿妙忽然拿出一个盒子,“好在早就备下了,原本是想等我带你走完幽洞再给你的,虽说不是我拉扯你走完的,礼物还是要送的,你又长大了一点啦!”

  “鸿妙…”白诉篱对于幽洞的仓促之事更觉得愧疚了,宋不念也真是无聊,突然之间就把幽洞过了,往后的计划完全被打乱了,明明之前鸿妙随便带自己历练一小段都半死不活的啊。

  “拿去吧那去吧,也不是什么贵重东西。”鸿妙把盒子塞进了白诉篱手里,“不过我觉得你一定会喜欢。”

  白诉篱缓缓打开盒子,这一幕似曾相识,不过之前那个盒子是个惊吓。这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盒子中,装了一柄仙剑,随着白诉篱解除盒子对它的束缚,仙剑像是有意识似的悬空,围着白诉篱转了一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