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待修勿看7

现代言情字数:2025更新时间:2018-01-13

  待修勿看6

  “你管别人做什么?茵桐又不是从你肚子里爬出来的,你还想做她的主?”

  叶嘉雄当即翻脸,冷冷地道:“我只是来告之你的,若是你不愿意,那订婚的事,我就让张姨太帮着办了。”

  路夫人最近身子有点不爽利,一个庶女订婚,叶嘉雄还不想劳烦妻子。

  可若是让张姨太帮忙,那估计丢人是不会丢人,可却不会让叶梅桐得了什么实惠。

  聂姨太被叶老爷眼中的冷意给刺激得心都凉了半截。

  都说是给人做妾,要低正妻一头。

  可以前她却觉得,哪怕是正室夫人路夫人,平时不也要看老爷的脸色过活?

  自己虽是要看路夫人的脸色过活,但出门在外,更多的人要看自己的脸色过活!

  直到现在,她才真的意识到,虽然路夫人在老爷眼中不算是个平等的人,可自己,怕是在对方眼中,连人都不是了吧?

  “我都听老爷的,请您还是让我为梅桐筹办吧!”

  既然女儿已是不可避免的要嫁入吴家,那就努力争取更多的好处吧。

  其实仔细想一想,嫁入吴家起码是做正头太太,若是哪一天老爷脑子抽了,将梅桐送去高门给老头子做妾,那才是……悔之晚矣。

  自我安慰了一番后,聂姨太已是有些愿意了。

  “好吧,我让管家回头跟你说说这事,具体要支多少钱,你们商量好后需去请示太太。”

  “我晓得,太太那里,我自是要去请示的。”聂姨太忙道。

  这事儿也因此很快就通过管家,传到了路夫人这边。

  路夫人对此倒是淡漠得很,左右不过是个庶女,嫁的也是吴家的一个庶子,再平常不过的婚事,她是无所谓的。

  可她的女儿叶诗琪却在听闻此事后,气呼呼地从外面走进来。

  “规矩呢?”

  瞪了一眼女儿,路夫人又警告地看向屋内服侍他们的佣人。

  佣人们忙告退。

  “说吧,出了什么事,倒让你失了大家闺秀的气度?”

  路夫人将女儿拉到自己身边,问道。

  “妈,还不是那个叶茵桐!”

  叶诗琪气呼呼地说:“爸也是的,他是不是真的心疼那个叶茵桐,所以想让她攀高枝儿了?为什么吴家的庶子要与我们家订婚,要订婚的人选却是叶梅桐啊?”

  “什么叶茵桐、叶梅桐的,你该唤她们二妹妹、三妹妹。”

  叶诗琪不得不撒娇道:“我这不是在您面前才这么说吗?在外人面前我可是很注意的!再说了,哥哥他对叶茵桐就很不一般,明明她不是最小的那个,却被他叫做小妹,哼,如果我也对她好脸色了,那岂不是要让其他人看笑话了?”

  什么妹妹不妹妹的,庶出的而已。

  “以后大家要走的路都不同,我才不要把她真当成是妹妹呢!”

  “你呀,既然知道你们以后走的路都不同,又何必为了她的事心中不快?”

  路夫人轻抚着女儿的发丝,因为最近身体不太爽利,脸色微微有些难看。

  但即便是这样,她的容貌也是不错的。

  能让四十多岁的妇人看上去仍颇为美丽,这可不是光靠保养就成的。

  而她的女儿,也继承了她的这种容貌优点。

  又有好的出身,又有不错的容貌,读的大学也好,又何必为了个庶女斤斤计较?

  但叶诗琪却有些想不开,当然,这种想不开却不是因为叶父对叶茵桐多了一些“偏爱”。

  她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妈,其实我……”

  “嗯?”

  “其实我就是看不惯她能跟路明泽路导演接触到!”

  叶诗琪闭上眼睛,将自己的真实想法低吼出声。

  之所以要告诉母亲自己这个秘密,说到底,还是因为靠她自己,没办法接近路明泽。

  路夫人虽然也只是个小家族的主母,但一家主母手里的资源、人脉,却比她这个大小姐强多了。

  “你说什么?”

  路夫人先是一愣,随后一巴掌拍在了女儿的胳膊上。

  “你一个好好的姑娘,在胡说什么呢?路明泽跟谁接触了,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喜欢他啊!我那次见到他,我就喜欢上他啊!”

  叶诗琪忍不住向母亲哀求着。

  “他那么有才华,出身又好,仪表堂堂,我们学校里的女生,凡是认识他见过他的,就没有不喜欢他的!我比很多人出身都要好,我觉得我跟他的距离不算太遥远,如果努力一把,还是有机会能认识的,妈,你帮帮我吧!”

  “你这样,让柳家那孩子怎么想?”

  路夫人真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暗恋上了别人。

  而暗恋的这个人,还是个他们叶家根本高攀不上的真正的豪门子弟。

  “我根本不想嫁给柳子旭!”

  路夫人冷了下脸:“这不是你想不想的事,你想嫁给路明泽?可你觉得自己高攀的上吗?”

  “可叶茵桐现在就可以攀上他啊!我都听说了,叶茵桐的小说签约了路导的团队,路导已经知道叶茵桐这个人了!她能做到的事情,为什么我不可以?”

  叶诗琪几乎是不甘心地低吼出了这段话。

  路夫人却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女儿怕是想左了。

  “那不一样。”

  她耐心解释道:“首先,叶茵桐她有这个能力,哪怕她不是叶茵桐,是个别的什么人,只要她的作品被路导演相中了,他们就能见面,就能认识,或许以后还能成为个见面能说上几句的熟人。可是,这不能说明她就有资格攀上路家,攀上路导演啊。”

  见女儿癫狂的表情渐渐平静下来,她努力掰开揉碎地讲道理。

  “就算有个万一,万一那个路导演真的因此看上叶茵桐了。叶茵桐也顶多是进去做个妾,在那种真正的豪门里,能做妾的,都是我们这种小家族或是中产人家的嫡女,她就算是进去做了妾,也可能是地位最低的那种,你懂了吗?”

  “就算是你,想要跟他在一起,也做不了正室夫人,你懂了吗?”

  若不是亲生女儿,她又何苦这样一点一点揉碎了讲,还不带讨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