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折磨致死

古代言情字数:2007更新时间:2017-08-25

  乌云密布,雷电喧嚣,天色暗沉得仿佛要掉下来一般,直叫人心底发麻。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一间屋子里响了起来,竟比那雷电还要刺耳几分。

  一名瘦弱的女子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全身被绳索牢牢地缚住,动弹不得。

  两名大汉拿着带有倒刺的长鞭狠狠地抽打在女子身上,每一下,都能带出一片嫩肉,女子痛不欲生,然而除了惨叫,她什么也做不了!

  她的全身已经血肉模糊,身上的衣裳也早已看不出原来的样子,露出的部位皆是皮肉外翻,甚至有不少地方的伤口已经深可见骨,看起来煞是可怖。

  不远处,衣着华贵的妇人看着这残忍血腥的一幕,脸上却没有多大表情,她抬了抬手,示意两名大汉暂停,而后上前两步,挑起女子的下巴:“华兮绾,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答不答应?”

  被称作华兮绾的女子满脸血泪,但一双眼睛却是璨若星辰,她紧紧地盯着妇人,像是要把她生生地刻进眼睛里。片刻后,女子猛地朝那妇人狠狠吐了一口血沫,勾唇笑得疯狂:“呸!四姨娘,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啪!”

  四姨娘恼羞成怒,一巴掌狠狠地扇在华兮绾的脸上,却还不解气,又“啪啪啪”连扇了好几个耳光,大口地鲜血不要钱似的从华兮绾嘴里涌了出来,四姨娘面容狰狞:“贱人!好!好得很!我告诉你,我的手段多的是,眼前不过是皮毛而已!你想死是吗?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来人啊!”

  “是!”

  两名嬷嬷走了过来,他们看了华兮绾一眼,从衣袖里掏出一把钢针。

  锃亮的针尖在烛光的映衬下散发着瘆人的寒光,四姨娘冷笑一声:“华兮绾,今晚你就好好享受吧!记住,避开要害,但是敏感的部位,一处都不要放过!”

  “是!”

  “哈哈!”

  四姨娘大笑着出了房门,留下女子在房内发出一声比一声痛苦的惨叫……

  天色暗了又亮,大雨来了又去,几天时间过去,华兮绾已经被折磨得面目全非,她的身上钢针插进去又拔出来,拔出来又插进去,到今天,她几乎已经变成了一个筛子,身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孔洞,这些孔洞里血水、脓水混杂,散发出恶心难闻的气味。

  一个嬷嬷走到门口:“那贱人还是不愿意松口么?”

  守门的家丁摇了摇头。

  “呸!”那嬷嬷啐了一声,冷声道:“姨娘有令,将这个贱人带到倚兰院去。”

  “是!”

  ……

  痛!

  华兮绾是被剧烈的疼痛惊醒的。

  无边的痛楚如潮水般,无孔不入的侵入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华兮绾额头上瞬间布满了冷汗,忍不住痛呼出声。

  耳边,一个陌生却又熟悉的声音森冷地响了起来:“怎么样?还是不愿意嫁么?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还不愿意嫁,我就将你送给城东五里铺的猪肉李!这猪肉李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主儿,他……”

  耳边的声音逐渐变得模糊,无数的画面如无声电影般纷纷攘攘地涌进华兮绾的脑海里,直痛得她差点再死过去一次。

  良久,华兮绾再度睁开眼,眼底的柔弱倔强换成了一抹森冷寒光。

  不远处,满脸横肉的大汉手中握着一根皮鞭,每甩动一下,华兮绾身上的衣服就少上一寸,本就遍体鳞伤的躯体再度鲜血淋漓。

  猪肉李狞笑着向她走来:“小美人,你乖乖的,大爷已经对你很温柔了,乖一点啊……”猪肉李说着伸出油腻的左手捏向华兮绾的下巴,右手顺势甩了一下皮鞭,在地上发出“啪”的的一声,“待会儿爷会让你爽上天的……”

  可惜,猪肉李的手还没有接触到华兮绾的下巴,却蓦地感觉手腕一紧,紧接着还不待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手腕处突然传来“咔擦”一声。

  剧烈的疼痛,猪肉李下意识地想要痛呼出声,喉间却蓦地多出来一只手,卡住他的脖子,紧接着又是一声轻微的“咔擦”声响起,猪肉李张大了嘴,却再发不出一丁点声音。

  华兮绾趁势一脚踢在猪肉李的膝盖上,在他倒地之后脚尖连动,踢在他全身各处的各个关节之上,不到片刻,猪肉李全身的关节甚至包括喉咙间的软骨都被华兮绾卸了个完完全全,倒在地上如一堆死肉一般,只剩下一双眼睛瞪大了惊恐地看着华兮绾,身体却再也动弹不得!

  做完这些,华兮绾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身上剧烈的疼痛几乎要吞噬掉她的神智,华兮绾狠狠地咬了咬牙,从本就破烂的衣摆处撕了几张布条包裹住身上出血出得厉害的部位,而后站了起来,循着脑海中的记忆一路走到了外室。

  方才,她因为接收脑海中莫名其妙多出来的记忆太过痛苦,根本没有精力回答四姨娘的问话,而四姨娘以为她还是不愿意顺从,大怒之下果真将她送给了猪肉李,当然,四姨娘的本意并不是真要猪肉李占了她的身子,她只是想要她害怕屈服罢了。

  此刻,四姨娘正焦急地等在外室,她一边想要进内室看看到底怎么样了,又怕被华兮绾察觉出端倪功亏一篑。

  她已经对华兮绾用尽了刑法,可是这个小贱人怎么都不愿意屈服,用贞洁威胁她,已经是她的最后一张底牌了。

  就在四姨娘坐立难安的时候,她蓦的感觉身后多出来一个人影,转头,一张放大了的血水和汗水交织滚落的脸庞猛然映入眼帘,四姨娘大惊失色,本能的就欲尖叫,不过,不等她发出半点声音,后脑勺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她眼前一黑,瞬间晕了过去。

  华兮绾看着眼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妇人,眸中的恨意几乎凝成实质,她满身的伤痕,满身的针眼,都是眼前这个女人的杰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