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春枝馆

古代言情字数:2128更新时间:2017-08-31

  这戏码她也就只能演到这个地步,至于云水听了后脑子一热,会怎么去猜想那就不得而知了。

  她现在只耐心等着,穆心莲和云水母女两个若是按耐不住先动手了,那么……就有好戏唱了。

  芽儿见她那似笑非笑的样子抖了一抖,忙到后面去推轮椅:“小姐,你可别把自己给玩进去了。”

  云晓听了但笑不语。

  她这些年种种部署,芽儿和云薛都不甚了解,她也没有要跟他们说的打算,反正时候到了他们自然就知道了。

  且这辈子,云薛只要安安好好的在她的庇护下无忧无虑便好,芽儿亦然。

  芽儿没有听到云晓的回复,噘着嘴,小模样娇憨不已。

  “阿薛又去哪里了?”刚才云薛也和云亭一起来给老夫人请安,同样也把抄写好的经书呈上,没说两句两人又匆匆离去了,她这会想起来才有这么一问。

  “我听闻那陌上阁每年到了茶会的时候都是人满为患,厢间更是不好弄,所以这几日长公子带着少爷正为了弄到陌上阁的厢间而奔波呢。”

  云晓听到芽儿的话眉梢微扬,她只知道陌上馆日进斗金,茶会之际更甚,倒是不知道一间厢间竟然能让堂堂云家长公子这般费心费力的去奔波。

  说起来对陌上阁除了头一年她还算尽心尽力外,往后几年和其他产业一样都当起了甩手掌柜。

  看来她这个甩手掌柜当得久了,以至于现在除了查看账本点点银钱外什么都不知道了。

  云晓失笑,语气中带着揶揄:“这厢间竟是这么难得,倒是难为云亭哥哥了。”

  “可不是吗。”芽儿根本不知道云人心中所想,更不知道这陌上阁根本就是她家小姐的产业,闻言连连点头:“小姐,你明日就要和大小姐他们去陌上阁了,芽儿这两日打听到了许多茶会的事情,这就一一说给你听。”

  云晓不推说,芽儿便一路都在跟她说着这几年在茶会上所发生的有趣事。

  这一说就到了惊鸿院中。

  芽儿是说的根本停不下来,将她推进了书房之中,还在念叨:“小姐你是不知道,我听说当年茶会首办的时候,那傅世子便参与了画作一项,轻轻松松便夺了魁首,实在是太厉害了。”

  芽儿说话时满脸的崇拜,根本没有注意到正在写字的云晓微变的眸色。

  傅容珏那副夺魁的画作……她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先前就收在她在京临祖籍的书房里,这次回金都来还带上了。

  云晓见她还要说,无奈的笑着摇头:“你说了这么多不渴吗?”

  芽儿被她这么一说还真觉得口渴了起来倒了一杯水喝的洒了好几滴在衣裳上。

  云晓摇头不忍看了:“颜青的口粮已经快没了,府上药材不够,你去照临街的春枝馆买些回来,药单在这。”

  她刚才已经将药单写好了,芽儿上前去接过来一看,一眼就瞅见了第一行字后画了一枝桃枝,知道这是她家小姐的习惯便笑着点头:“那好,我这就去。”

  云晓点头:“若府上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我身体不好,这是我一贯吃的药。”

  芽儿点头,拿着药单子便出了书房。

  云晓看她出去,低头逗弄着腕上的颜青,叹息摇头:“真是个蠢丫头!”

  颜青吐着信子,似乎在迎合她的话。

  芽儿一路出府畅行无阻,这还是她回金都后第一次出府,因此她因为不熟悉路走了许久,小半个时辰后才总算到了春枝馆的大门口。

  芽儿抹了一把汗,松了一口气。

  春枝馆是一所极有口碑的医馆,在京临城也有一家分号,芽儿的师父常大夫便是在春枝馆里坐诊。

  芽儿一进去就有种错觉,仿佛置身于京临,抬眼就能看到她师父一样。

  不禁晃了晃神,四处打量喃喃自语:“这格局居然一模一样。”

  “这位姑娘,要抓药还是看诊?”柜台后的少年见她四处打量不由的询问出口.

  芽儿猛地回神,对上小少年打趣的双目,顿时窘迫的红了脸:“我,我抓药!”

  柳枝见到被自己打趣的小姑娘就这么红了脸,耳尖更是要炸掉的样子,微微一愣,随即差点失笑出声。

  倒是许久没见到这般容易害羞的小姑娘了:“可有药单子?”

  芽儿忙点头从袖中取出了药单子走到柜台前递给柳枝:“有,要买的的药都写着,分量也都有标记。”

  柳枝接过药单子,打开一看,目光落到那一支桃枝上瞳孔猛地收缩起来,他不动声色抬眸看了一眼芽儿:“这药单子是谁要用的?”

  “我家小姐身体不好,这是她一贯吃的药,怎么了吗?”

  芽儿照搬着云晓的话说着,柳枝摇摇头:“没有,我只是惯性的问问,我这就让人给你抓药,小姑娘可以到那边去坐着等会。”

  芽儿不疑有他,点头走到一旁去坐着,因此完全没看在她转身后,柳枝极快的将她原来的药单子收到了袖子里,而后从一旁的抽屉里取出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药单子。

  药很快就抓好了,柳枝亲自送到芽儿手里:“姑娘慢走。”

  以前在京临的春枝馆也都是她和师父聊天,伙计将药送到她手里,因此她完全没有任何感觉到不对的地方,道过谢之后便离去。

  柳枝目送着她背影走远,眉头微微蹙起随后便转身往春枝馆的后院去。

  柳枝手里拿着药单子,脚步匆忙,脸色更是又惊又喜,一进到后院便囔囔出声:“陆一,陆九,主子来信了,主子来信了!”

  他一出声,便有人推门而出,不是陆一和陆九两个又是谁。

  “哪里哪里,主子的信在哪里?”陆九越过陆一直接迎上去就要抢信,却被柳枝躲了过去,气的跺脚。

  柳枝将信递给陆一:“陆一。”

  陆一接过药单子,目光落到桃枝上,面上一喜:“果然是小姐的信。”

  随即就拿着药单子转身进到屋里又绕到了书案后,从书案一旁的木盒里取出一个小巧的青花瓷瓶。

  陆九也配合的端了一碗还有茶水过来。

  陆一倒了一点瓷瓶中的白色粉末到茶水中,用手指搅均匀后沾着水抹到药单之上。

  只见药单上没有写字的部分一遇到茶水便显现出来字迹。

  陆一一目十行的看完后,陆九又送上来烛火,药单子顷刻间便烧成了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