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他算哪根葱

现代言情字数:3405更新时间:2016-08-25

  危险的气息,喷在安立夏的脸上。

  “不……不需要……”安立夏额头上的汗要冒出来了,“慕先生,我想……你认错人了,六年前,我还小,不要侮辱未成年少女。”

  还小?

  慕如琛斜唇,凑近她的耳边,“是很小,也很紧……”

  “你大爷!”安立夏趁对方不注意,狠狠地抬脚,利落地踢中他的要害!

  趁慕如琛弯腰的时候,安立夏立刻开门走出去。

  “保安,女厕所里有一个流氓!”

  说完,匆忙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太吓人了!

  “夏夏,你怎么了?”司阅一边独自吃着美味,一边看她惊慌的样子,“被色狼非礼了?”

  “司阅,你一个人吃吧,吃完别忘了结账,甜甜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我要回去了!”安立夏一边去拿自己的包,一边匆忙地说着。

  “唔,我送你!”

  “不用了,我打车!”说完,便匆匆地走了出去。

  慕如琛,六年前的那个男人,甜甜的爸爸?

  开什么国际玩笑啊?

  都已经六年了,她都忘记了,为毛那个男人还记得?

  不承认,绝对不能承认!

  在繁忙的路段,不会马上就有空着的出租车,安立夏站了很久,打算换一个地方的时候,突然有辆车停在了自己的身边。

  又是他?

  “上车!”慕如琛坐在后座上,冷冷地看着在黑夜中独自等车的安立夏。

  安立夏后退一步,“对不起,基本常识告诉我,不能随便上陌生人的车子。”

  陌生人?

  好,很好!

  慕如琛二话不说,推开门便走了下来,一把扯住安立夏的手腕,近乎野蛮地将她摔进车里然后自己坐上去,狠狠地关上车门!

  伟岸的身体,将她困在车座和车门之间,无路可逃。

  “慕先生,你真的认错人了,你再这样,我就只能喊警察了。”安立夏不太确定地说着,像他这种狂妄的人,应该会漠视法律吧?

  慕如琛无视她的话,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她的唇上。

  “作为男人,你这样真的跟畜生没有什么区别,见谁都发情,会显得低级!”安立夏说得非常毒舌。

  “你说什么?”慕如琛更加愤怒。

  除了是因为她的话,更因为他自己。

  他居然会被她的唇引诱?

  砰砰砰!

  窗口,跟慕如琛一起来的艳丽女人潘美美此刻在敲着车窗门,一副我可以上来吗的样子。

  安立夏看着外面的潘美美,犹如看到仙女一般。

  既然你的正牌女友出现了,那么总该放过她这个野花了吧?

  慕如琛冷笑着起身,离开她,然后伸手将安立夏那边的车门打开,“出去!”

  那语气,像是她有多上赶着追他一样。

  识时务者为俊杰,安立夏立刻从车子里下去,并且后退四五步,与这个阴晴不定的禽兽保持远远的距离。

  潘美美见车门打开,也不挑剔,就这么美滋滋地坐了上去,而且还冲慕如琛笑得一脸甜美。

  嘭!

  车门被关上,车子缓缓地开走了。

  安立夏目送他们离开,这年头,女人们果然都是只看颜的吗?

  只要长得好看,就算是一个大变态也会被人抢着喜欢?

  透过车子的后视镜,慕如琛站在黑夜中的女人,看着她脸上的庆幸,心中的愤怒就更深!

  “停车!”

  尊贵的车子,停在了路边。

  而旁边正是一家酒店,于是潘美美立刻兴奋了起来,软若无骨一般地靠在慕如琛的肩头。

  “二爷,你坏。”娇滴滴的声音,带着欲拒还迎的诱惑。

  “下车!”冰冷的声音,明显不领情。

  “是是。”女人迫不及待的下车,恨不得立刻就去开房。

  只是,她前脚刚下车,后脚车门便狠狠地关上,然后,车子就这么无情的开走了。

  “二爷!”女人在后面喊叫,而车子,始终不曾为她犹豫一秒。

  慕二爷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但潘美美就不相信他真的那么干净,要是真的不碰女人,他家里那个五岁的孩子难道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安立夏冲回到家里,想要跟女儿商量连夜离开这件事,然而……

  客厅里,甜甜趴在沙发上,面前放着笔记本电脑,而她在认真地看着上面的东西,听到动静,转过头,甜美的脸上,满是笑意。

  “亲亲妈咪,你回来了?”甜甜冲过去,给妈咪一个大大的拥抱。

  安立夏抱住女儿软软的小身体,在她甜腻的脸上亲了一下,“宝贝,妈咪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

  “妈咪,在你说之前,我先给你看点东西哦。”说完,抱着电脑坐在妈咪的身边,“你看,这是我为我们新家选的沙发,还有灯,是不是很漂亮!”

  天真的脸上,带着一脸期待,丹凤眼里,也满满都是灿烂,“妈咪,你喜不喜欢?”

  安立夏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女儿,你很喜欢这个城市吗?”

  “对呀对呀,这个城市靠海边,妈咪,我们可以去沙滩玩了,还有啊,你不是说让我去上学吗?我也已经找好了学校,妈咪,我对这个城市非常非常的满意哦。”

  “是……是吗?”安立夏很心虚。

  慕如琛……原来六年的那个男人,叫这个名字。

  脑海里,浮现出他那晚在她身上狂热的样子,汗水浸湿额前的发,充满张力的肌肉磨蹭着她的肌肤……

  “妈咪?”甜甜歪头看着妈咪眼睛迷离的样子,“你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安立夏有些心跳加快。

  “妈咪,我们就留在这个城市好不好?”甜甜抱着她的脖颈,“我真的很喜欢这里,而且我觉得,这里一定是我们的福地!”

  在这里,说不定,妈咪还可以收获爱情呐!

  安立夏不想留在这里,这里是慕如琛的地盘,她来这里就等于是羊入虎口,但,她又不忍心让女儿的希望落空。

  “妈咪,你刚刚说,有件事要跟我商量,是什么?”甜甜笑容灿烂地问。

  “我……”

  说不出口。

  没有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她就已经够内疚了,如果现在她连女儿的一个愿望都满足不了,是不是也太逊了?

  “妈咪,你不想留在这里吗?”甜甜看着妈咪脸上的担忧,“这里有你害怕的人吗?”

  “害怕?”安立夏立刻回过神,“你妈咪我有怕过谁吗?”

  对啊,她有怕过谁吗?

  就算这里是慕如琛的天下,就算曾经她跟慕如琛有过一夜又能怎么样?只要她不承认甜甜是他女儿,谁能反驳她?

  再说了,那个男人明显就有女朋友了,他们如今是陌路人,以后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了,就算偶尔再见面,安立夏的策略就是,不认识他是哪根葱!

  说他讨厌的话,做他讨厌的事,成为让他讨厌的人!

  嗯,就这么办!

  甜甜在一旁看着妈咪小宇宙熊熊燃烧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叹息,亲亲妈咪,你还可以再简单一点吗?心事就差写脸上了。

  简直太好骗了啊,让她都不忍心下手了!

  夜,已经深了。

  一幢位于半山腰的别墅里,只有卧室里的灯还亮着。

  宽敞的双人床,床头,靠着两个人。

  一个大人优雅如仙,一个小孩子精致如同小王子。

  一个人手里拿着文件,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本书,两个人穿着相同款式的睡衣,用相同的姿势靠在床头。

  从相貌上说,他们不算相似,但神态却如出一辙。

  每晚的睡前,他们都会这么做,只是今天,似乎情况有些不一样。

  慕如琛手里拿着文件,却怎么也看不进去,翻了一页又一页,对着密密麻麻的字,紧紧地皱眉。

  “爹地?”一旁,小垣将视线从书中移开,转头看着他,“心情不好?”

  好像自从他约会回来,就显得很烦躁。

  “没有。”慕如琛调整好自己,重新打开文件。

  “今天你跟潘小姐约会,好像很快就回来了,没有去吃饭吗?”小垣托着精致的小下巴,像是一个家长在询问一样。

  “吃不下。”

  是的,吃不下,只要想起那个女人对着别的男人笑得一脸风情万种的样子,他连自己今天点的是什么餐都不知道。

  她居然将她忘得一干二净?

  想到这里,已经平息的怒火,又冲了上来!

  “爹地,你总这样可不行,”小垣叹息,“如果你不喜欢潘小姐,我们改天换一个好不好?”

  慕如琛不回答,只伸手,揉揉他的头发,“今晚的药吃了么?”

  “已经吃过了。”

  唉,爹地又转移话题了。

  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他只听到那个男人喊他夏夏。

  “爹地,有人惹到了你啊?”小垣觉得,爹地此刻的表情虽然是生气的,但……怎么说呢?他总觉得有点可爱。

  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有本事气到慕二爷?

  原本,他是在愤怒中的,愤怒到恨不得将那个女人掐死,但是转而想到一件事情,心里的怒火,顿时消失了一半。

  “小垣,你今天不是说想吃那家的包子么?”

  凌冽的黑眸里,第一次闪现出了如此锋利又明亮的光,像是终于发现了猎物的狼,带着志在必得的睿智。

  “爹地?”小垣深深地觉得,爹地大人真的非常的不正常。

  “早点睡吧,明天我们早点起床。”说完,将自己的文件,还有儿子手中的书一起放到一旁,顺手关上灯,躺在了床上。

  那个女人,在那家包子铺,明天,他将会看到她。

  虽然他不知道她是怎么又冒出来的,但既然出现在了他的地盘上,那么,这次,她就别想好过了!

  想起她清雅妩媚的样子,脑海里,浮现出六年前的情景。

  那时候,她软得像是一滩春水,光滑细腻的肌肤紧贴着他的身体,任他为所欲为,尽情的发泄。

  那滋味,他至今都还记得。

  想到这里,从来不曾染上欲望的身体,开始变得火热了起来。

  该死!

  慕如琛起身,冲进浴室里,将冷水打开,看到自己有了反应的身体,对这个女人的恼怒,便又增添了一分。

  以前,他从来不会渴望女人,但是六年前,是他挑起了她的渴望,让他有了需求,但,这些年来,却又排斥其他女人,让他只能这么忍着。

  简直可恶至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