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满院的和谐

古代言情字数:2103更新时间:2016-08-07

  为什么他要不顾危险的去救自己?从来没有人可以为了自己拼命,除了他。

  知道他冲进火海救自己的那一瞬间,她心中除了感动便是惊慌,更有许多连她自己都没办法控制住的情愫涌了出来。

  她知道有些东西正在改变,而她并不想去阻止这种变故。

  等南宫翎一脸焦急的奔到竹苑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穆轻衣依旧是一身的狼狈守在床边,不过她的身上已经披上了林德命人拿来的披风。

  看着床边狼狈的穆轻衣,再看看床上昏迷的南宫墨,南宫翎的脸色变得十分的凝重。

  原本今日他带着五哥去皇宫见父皇,可是不知道为何五哥一直一副不安的模样,然后嚷嚷着要穆轻衣。

  无奈之下他便让墨竹送他回来了,可是却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在进府的时候他也早已将来龙去脉给问清楚了,这个时候看着穆轻衣,南宫翎的眼中有了些许的深意。

  “怎么突然失火了?”南宫翎问着床边的穆轻衣问道。

  穆轻衣闻言顿了顿,随即将失火的事情想南宫翎讲了出来,因为她目前无法分心去查探这背后的事情,而南宫翎肯定会有办法的。

  南宫翎听完之后,更是一脸凝重的看着穆轻衣,问道:“你觉得会不会是有人察觉到你正在医治五哥?”

  穆轻衣闻言,面色也有几分的凝重,其实一开始她也曾怀疑过这个问题,只是这京中无人认识自己,又如何有人会担心她会成为一个威胁?

  想到这里,穆轻衣的脸色突变,想到了那日在大街上救人的事情,莫非那日看到的并不止南宫夜,她从那日便被盯上了?

  看着穆轻衣的面上阴晴不定,南宫墨看出了一些的端倪,便问:“你可是知道了些什么?”

  穆轻衣闻言,并没有将那日的事情给说出来,只道:“我并不知道是何人要害我,不过你想的也有可能。”

  南宫翎闻言,心中暗暗决定在禹王府中对派一些侍卫,总觉得京城将会变得不再平静。

  穆轻衣见南宫翎正在思索着什么,便也不再说话,将视线再次落在了南宫墨的身上。

  南宫翎走出了房间,唤出了墨影。

  “你去查查城南明巷那所宅子究竟是和人所有。”南宫翎对着墨影道。

  墨影闻言,应了一声人又消失无踪。

  看着墨影离去的方向,南宫翎心中决定以后还是要让墨影跟着五哥才好,置于暗中的人,他一定要将他给揪出来。

  南宫翎又在竹苑待了许久,见南宫墨的身子确实已经无碍之后才离去。

  到了夜里,南宫墨虽是喝了药,可却依旧没有转醒的现象,并且还出现了发热的现象。

  “轻衣,火,好大的火.......”

  “轻衣,快点逃,轻衣.......”

  南宫墨双手举起,痛苦而又焦急的挣扎着,眉头已然紧紧的皱起。

  穆轻衣端着药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现象,这让她的心被紧紧的揪起。

  穆轻衣三步做两步的走到了床边,将手中的药碗放到一旁,随即毫不犹豫的抓住了南宫墨的手,轻柔的在他的耳边安抚道:“王爷别怕,轻衣在这里,轻衣没事。”

  南宫墨似乎是听到了,整个人安静了下来,但是抓着穆轻衣的手却紧紧的不放开。

  穆轻衣见状,唇边掠出一抹柔柔的笑意,眼中却已经有些泛酸了。

  用空出的那只手抹了抹眼睛,却见那里已经湿润一片,这让穆轻衣整个人不由得惊讶起来。

  自己竟然哭了?她多久没有哭过了?

  这一夜,南宫墨吃过药吃后睡的极为的平稳,但是抓着穆轻衣的手却不曾松开。

  两日后——

  因为皓然院被烧光了的缘故,所以这一次南宫墨和穆轻衣搬入了王府中最大的院落——听雨院。

  原本听雨院才是禹王府的主院,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南宫墨一只住在皓然院内,这一次的院落被烧了,南宫墨才搬入了听雨院内。

  比起皓然院简单的构造,听雨院就要大得多了。

  在院子的中央有着一个大大的池塘,池塘里还养着一些锦鲤,此时是春末,池塘里只露出几片新荷,怕是到了夏日,这院中便满是荷香了。

  在池塘的中间有一两层的画舫,取名为碎玉轩,那里原是作为书房使用,只不过此时是被空置的。

  绕过池塘,经过一条长廊,这才到了南宫墨的住处墨云轩,墨云轩的不远处有座云梦楼,那里便是穆轻衣现在所住的地方。

  此时云梦楼外的石桌旁,南宫墨此时正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穆轻衣,手里正端着一碗黑漆漆的汤药。

  “轻衣,我可不可以不喝啊?”

  看着南宫墨的样子,穆轻衣实在很想笑出声,但是却还是故意板着脸道:“良药苦口利于病,你若不喝病就不会好。”

  “轻衣——”南宫墨拉长了声音,撒娇的意味十足,一双漂亮的眼睛更是眨巴眨巴的看着穆轻衣。

  看着这样的南宫墨,穆轻衣在意无法板起脸,唇边溢出一抹笑意看着南宫墨道:“这是最后一幅药,王爷喝了我便出去给王爷买些好吃的回来。”

  “轻衣,那我可以跟你一同出去么?”南宫墨再次可怜兮兮的请求道,眼中满满的都是渴望。

  看着南宫墨的样子,穆轻衣实在是不忍心拒绝,可是想着现在可能随时有人盯着南宫墨,带他出去便多了一份危险,最终还是摇头拒绝了。

  看着穆轻衣摇头,南宫墨的嘴巴再次的撅起,就像是一个不被满足的小孩子一般。

  穆轻衣瞧着南宫墨的眼中,眼中闪过一丝的不忍,但还是开口安抚道:“等你好了我再带你出去可好?”

  “好,那轻衣记得帮我带桂花糕,桃花酥哦。”南宫墨开心的道,随后便头一仰,一碗苦药便下了肚了。

  穆轻衣看着南宫墨的模样,目光不由得在此柔和了几分。

  阳光洒在两人的身上,更是让两人之间添了几分和谐的气息,林德看着这个情形,不由得眼中有些发热,随即便悄悄的退出了院子。

  此时翩若殿内,南宫翎听完了墨影的话之后猛然站起身来,一脸的不可置信的问道:“你当真什么都没有查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