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同床异梦

古代言情字数:3006更新时间:2016-05-27

  “上官情!我要杀了你!”

  门窗紧闭的房间内,传来一声尖锐的咆哮。

  很难让人想象,这声咆哮居然是有云倾国第二美人之称的雪漫发出来的。不过,这声咆哮算不得什么,让人眼珠子掉下来的事情以后还会层出不穷的。

  夜陵已经带着雪漫回到了玉城,一路上雪漫都在叫着热,夜陵严令雪漫必须留在马车内,吃饭由人端去马车内,就连如厕……也是由婢女把痰盂端去马车内的。

  为此,雪漫连死的心都有了,但夜陵不为所动,雪漫一大活人总不能被尿给憋死,尽管觉得无颜见人,却还是得在马车里尿了。不过她暗暗发誓:等她身上药效一过,她立马逃得远远的,再也不想见到这个残王!

  雪漫是不知道,她被上官情再一次暗算之后,整个人变得多媚态横生。所以夜陵不让她下马车,也是为了她好。

  而现在,雪漫回到了玉城的夜王府,药效开始彻底发作,浑身像被火烫了一样难受,身体内又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那种让她陌生的渴望在身体里滋生,她歇斯底里地在房里大骂上官情。

  可奇怪的是,她骂的人是上官情,脑子里浮现的一张脸却是夜王爷夜陵的……

  门外,夜陵坐在轮椅上,看不出表情喜怒。

  他身后的护卫肖乐,在雪漫又一次发出惊天动地的鬼叫声之后,终于忍不住挖了挖耳朵。主子已经知道,雪漫姑娘中的是非男人去解不可的媚药之宗‘一日梦’,主子会怎么做呢?

  虽说主子用倾城姑娘换了这位雪漫姑娘让他十分震惊,但如果主子实在喜欢,他也承认这位主母。只是,主子恐怕也在担心,这位雪漫姑娘来历可疑吧?

  这位雪漫姑娘一直在骂上官情,而上官情是云倾国的君王,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位雪漫姑娘和云倾国君王交情匪浅,不然不是这么个骂法。

  眼下雪漫姑娘中了这‘一日梦’,真是个棘手的事儿,其他男人肯定不能当解药,毕竟雪漫姑娘是主子当着圣上的面讨回夜王府的。而主子自己当解药……

  肖乐不是很敢想,这么个火爆脾气的姑娘,和自家冷面冷心的主子要怎么过后半辈子。何况主子还要考虑雪漫姑娘到底为什么来夜阑国。

  屋里,雪漫还在鬼叫骂咧,屋外,夜陵纹丝不动地坐着,表情平静。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突然一名侍卫匆匆跑进,跪在夜陵一尺开外的地方后,双手呈上一封信:“启禀王爷,云倾国使者团昨日离京,离京前派人将这封信送来夜王府,说一定要王爷亲自过目。”

  肖乐接过信,拆开后呈给夜陵:“主子。”

  夜陵收回一直紧盯在房门上的视线,接过信,打开来快速浏览了一遍,然后,平静的眼里迸射出几丝亮光。

  “毁了,扶本王到门口。”夜陵将信递给肖乐,眼里亮光已经消失。

  肖乐立刻运用内力,将那封信震了个粉碎,然后小心翼翼地扶起夜陵,慢慢朝雪漫所在的房间门口走去。

  夜陵不是不能行走,只是双腿没什么力气,三年来一直如此。若不靠旁人,他顶多只能走上个百米就要摔倒,而就算是有旁人扶着,他也只能走五百米左右,速度还不能快。

  到了雪漫房间的门口之后,夜陵推开了肖乐。

  进门之前,夜陵低低地吩咐了句:“将夜王府所有人撤到夜王府三丈外,没有本王的命令,不许任何人回府。一个不留,包括你。”

  房门关上时,肖乐还在原地怔愣:主子怎么会下这种奇怪的命令?为啥要所有人撤离夜王爷?为……

  “不、不要过来!”屋内,突然发出一声女人的尖叫。毫无疑问,里面只有一个女人,自然是雪漫的叫声了。

  肖乐的疑虑一下子打消了,耳根子一红,连忙就去轰夜王府所有人离开了。嗨!原来主子是觉得这雪漫姑娘声嗓太洪亮,所以办这种事儿得让人滚蛋啊……

  此刻,雪漫被宽衣的夜陵吓到,正慌不择路地想要逃跑,可是她才刚下床,双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她忍不住再度骂了一句:“上官情,你妹啊!”

  身体里的热度越发上升,特别是眼前有一个像夜陵一样秀色可餐的美男子。不过雪漫尽力压抑着,不让自己的视线往夜陵那边飘。

  不可以,不可以,她还有大好的青春年华,不可以跟一个刚见面的男人发生这种事。清白次要,自由最大啊!她虽然才和夜陵刚认识,可也知道这是个相当麻烦的男人,被缠上了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

  “这是本王的房间。”夜陵看着雪漫惊恐又挣扎的美丽大眼,淡淡地说了句,然后,吃力地朝床边挪去。

  雪漫愣了一下,看向夜陵,顿时明白夜陵的意思了。他是说这是他的房间,他宽衣只是想睡觉,而不会侵犯她么?

  “那、那我出去……”雪漫尴尬地说着,手脚并用往外爬,姿势及其可笑。

  夜陵终于走到了床边,他微微喘了口气,撑着床沿坐下来,然后冷然看着已经爬到门口的雪漫,提醒道:“本王可以好心告诉你,你中的是‘一日梦’,没有解药。另外,你现在非常秀色可餐,如果你想离开这间房,被其他男人看到你现在这副样子,请便。”

  一、一、一日梦?雪漫想死的心都有了,上官情是有多恨她啊?居然给她来了这么狠的一味药……

  “有没有刀?”雪漫可怜兮兮地转头看向床上俊美的男人,这一看,她眼里的火焰燃烧起来了。

  不行,不行,她不能把这个男人扑了,不然……她就完了!

  “用不着刀,本王一掌就可以杀了你。”夜陵冷笑,“上官情也一定没算到你会寻死。”

  一提到上官情,雪漫脸上的可怜兮兮顿时变成了怒火滔天:“没错!老娘才不会死呢!老娘就是被狗糟蹋了,也要爬回去找上官情算账!”

  被狗糟蹋……夜陵不作声了,默默地脱鞋上床,侧身躺了下来,背对着雪漫的方向。

  得知自己中的是‘一日梦’,在云倾国住了两年的雪漫终于认命了。她又手脚并用地爬回夜陵的床前,挣扎着上了夜陵的床。

  “我还可以坚持会儿耶。”雪漫躺在夜陵身边时,这么对夜陵说道。

  夜陵头也不回地道:“坚持不住了便说一声。”

  靠!雪漫瞪着夜陵的后脑勺,异常生气!她是个姑娘家耶,这男人有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心啊?难道要她一个姑娘家去找他这个大男人求欢吗?

  不过,雪漫欣赏夜陵超完美的身材时,瞥到他那一双腿,心里又微微一软,怒气瞬间消失了大半。

  听说这个夜陵前半生为了夜阑国东征西战,无暇顾及儿女私情,好不容易夜阑国成为这片大陆上的第一大国了吧,他却又残废了。福没享成,冷落待遇倒是受了不少,更没女人愿意跟着他了。

  “夜陵,我问你一个问题成吗?”雪漫小心翼翼朝夜陵靠近,小手贴在他胳膊上时,那舒服的感觉让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尼玛这绝对是‘一日梦’的作用,不然她不会有这么银荡的感觉的!雪漫坚信。

  那小手贴上来时,夜陵心里也紧了一紧。

  “问。”夜陵的呼吸有几分絮乱,不知道是刚刚走进屋时累的,还是雪漫现在的骚扰给弄的。

  “呃……听说以前皇上赏赐过美女给你,你却没有接纳,那么……你私底下有过这方面的实战经验吗?”雪漫干笑着,问了个眼下她最关心的问题。

  实战经验?夜陵眼眸一眯,莫非她问的是……

  “你害不害臊?”夜陵终于转过身来,犀利的视线紧盯着雪漫。要不是她中药后的反应像是未经人事的样子,他真怀疑她是上官情从青楼里找来的女人了。

  雪漫听出来夜陵是在斥责她,顿时就和他大眼瞪小眼了:“你凶什么凶?这关系到我的切身利益好吗?女人第一次都会很痛耶!你要是没经验,把我弄痛了怎么办?”

  “……”夜陵顿时无语了,他这就叫凶了?他凶的时候她还没看到呢!

  “有,还是没有?”雪漫执意要问个清楚。

  夜陵眼眸一沉,冷道:“与你无关!”

  你妹的,马上就要占老娘便宜了还这么拽!雪漫气结,立马就把小手缩了回来,转过身背对着夜陵。她决定了!就是被‘一日梦’给折腾死,她也绝对不求这个恶劣男!

  夜陵眼眸闪了闪,那小手从他手上离开时,莫名带给他一股失落感。他甚至有股冲动,要把她的手给拉回来。

  也许……是因为看了那封信的缘故吧……不然,他无法解释自己的反常。

  默然看了雪漫不安扭动的背影一会儿,夜陵终于慢腾腾伸出手,把雪漫曼妙的身躯搂进了怀里。

  ‘一日梦’非解不可,尽管她不愿,他也不愿。

<